惊扰眉间相思

孙翔心头肉❤
写作罗颂,读作甜颂
亲妈不虐,专业傻白甜一百年

头像from亲友糕,感谢厚爱 ( ✿>◡❛)
算是退圈,可能有时候打了鸡血会回来放文。

 

【周翔】重症脸盲患者翔

100粉的福利文!  @cookie0723 

这篇魔性校园恋爱文可以吗GN~

———————————————

我有个奇怪的特性,就是不管写什么到最后都会变成谈♂恋♂爱。

难过的哭了。

***

高一有个酷炫狂霸屌,据说和泷泽萝拉一样一直喜欢用鼻孔看人,而且从来不和任何人打招呼或是有互动的学生,名字叫做孙翔。

其实孙翔很无辜,他只是,脸盲而已。

孙翔脸盲,脸盲到只要看人都觉得长得像根萝卜,萝卜田那么大,萝卜那么多,每根萝卜都长差不多,所以他从来没有认清楚人脸过。

但是自从进了这个班级之后,他的脸盲症就有所改善了。

最起码不像初中,念了三年最后班级里一个人没记住。

哦,当然,他也用高冷的鼻孔成功掩饰了三年他的脸盲症。

不然一定会有很多人喜欢玩“翔翔猜猜我是谁”的奇怪游戏。

 

孙翔第一个记住的是黄少天。

他在进高一之前copy了一份贴在班门口的学生名单,抱回家背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分座位时,他坐在黄少天后面。

黄少天也不是那种一上来就跟机关枪一样blablabla个没完没了的人,一般在新班级的第一天,他还是很矜持的。

所以他很矜持的和前后左右打了招呼:“你们好,我叫黄少天。”

然后就闭嘴了。

很矜持对不对?

孙翔知道黄少天的名字,因为他昨天背到过。

但是他对不上脸。

于是他眨巴眨巴眼睛,用鼻孔看他:“你好,我叫孙翔。”

他觉得黄少天真是一个话少的人。

第三天上学,黄少天就恢复了本性。

他昨天矜持了一天,也就认识了前后左右的人,孙翔习惯来的早,所以黄少天一来就看到了在座位上寂寞的前后摇晃凳子的孙翔,跟见了老朋友一样打招呼:“哦哦哦孙翔早上好啊今天早上天气不错你早餐吃的什么我早餐吃的煎饼果子哦你造吗老板可真讨厌五块钱居然只给我加了一根火腿给别人都是加两根的亏我还跟他说了那么久的话你说他是不是很过分你怎么不说话啊你是不是肚子饿了我包里还有一袋面包要不你先拿去吃吧别客气以后我们就是前后桌了缺什么找我要我有的一定不会不借你的!”

……………………

孙翔想把耳朵割掉。

坐在前桌的两个,一个叫黄少天,昨天和他打过招呼,另外一个叫王杰希,昨天倒是没和他说话,不过看他和另外一个男孩子说话絮絮叨叨的,就以为面前这个是他了。

于是他用鼻孔朝着黄少天:“早上好,王杰希。”

黄少天手一抖,刚掏出来的面包就丢地上了。他捡起来,面色狰狞的抓住孙翔的肩膀前后摇晃:“我怎么会是王大眼呢我是黄少天啊我昨天还和你打过招呼的你忘了吗!?”

孙翔脑子嗡嗡嗡的响成一片,他已经没精力抬起下巴用鼻孔看人了,只恹巴巴的说:“哦,我记得你,黄少天,面包给我吧谢谢你了。”

后来黄少天又blablabla了什么他也不知道了,黄少天的语速快到可怕,总之他很成功的让脸盲的孙翔记住了——成为了看到就必须躲的存在。

孙翔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背下了自己前后左右以及斜面几人的名字,勉勉强强对上了号。

结果一星期后,正式分组,孙翔就傻逼了。

他又认不得自己原本前后左右以及斜面的人了。

 

开学一星期后孙翔住进了学生宿舍,四个人一间。

三位舍友分别叫唐昊、刘小别、卢瀚文。

刘小别大部分时间都在安静的听歌,所以很好认,孙翔只需要认耳机就好。

但是唐昊和卢瀚文都有点小话唠,而且如果刘小别不听歌,开始说话了,只背得下对应床号的孙翔就抓瞎了。

三个人一个都认不出来。

 

但是他最终还是很顺利的记住了唐昊,虽然过程有点曲折。

在入宿的第二天,孙翔就叫错了唐昊的名字。

孙翔趴在宿舍的桌子上:“刘小别,历史书给我拿过来下!”

孙翔不认得刘小别的脸,但他认得耳机还有床,他看到一家伙在那张床前捣鼓着什么,耳机挂在耳朵上,于是他就这么喊了。

这一下把唐昊吓得够呛,他本来就是偷偷摸摸在试刘小别的耳机,孙翔这一嗓子嚎的,结果他以为正主儿回来了,耳机一丢手一撑就翻身上了上铺。

………………卧槽………………

动作之流畅,孙翔以为自己见到了活生生的中国功夫。

唐昊等了半天,觉得自己被耍了。

于是他又翻身下地,一巴掌拍在孙翔左肩:“靠!你不会不认得我吧?!昨天才自我介绍过的你用不用拽成这样啊,我是唐昊不是刘小别我谢谢你喔孙翔!”

唐昊手劲大,一巴掌把宅男弱鸡一样的孙翔给拍的疼得半死,但他又不太敢说太多话,卢瀚文刚刚才晃过去,他俩要站一起,自己准萎了,于是他说:“认得认得,唐昊。”

孙翔的肩膀青了三天,第三天的时候淤青还没消下去,孙翔就又傻逼了。

第三节课下课出操,卢瀚文从他面前晃过去。

据说初一的时候卢瀚文的个子小的不得了,没想到到了高一个子一下拔高,站在唐昊身边光看背影就觉得差不多,只能靠认脸来分别。

可是对孙翔来说这难度太大了,他看人都觉得像个萝卜。

长的帅一点的顶多是光滑点的萝卜。

他思考了快一分钟,才从三个名字里选了一个出来,拍了拍卢瀚文的肩:“唐昊,做完操帮我买瓶可乐。”

卢瀚文:“?????!!!!!!!”卢瀚文吃惊的连下楼都忘了。

唐昊从后面走过,听到之后异常愤怒,又是一巴掌拍在孙翔肩上——而且是淤青还没消下去的老位置:“孙翔!老子在这里你冲着谁喊啊?!”

孙翔呆住了。

 

连着两次还看不出来问题那唐昊就是傻逼了。

当晚,孙翔被按在椅子上,连作业都没得做就被迫接受了一场残忍的审讯。

残忍的我都写不下去了。

总之,孙翔脸盲症在宿舍算是公开的事了,卢瀚文跟唐昊没事干就喜欢玩玩“翔翔猜猜我是谁”的奇怪游戏,刘小别经常高贵冷艳的哼了一声,但有时候玩的最认真的反而是他。

孙翔在路过唐昊的时候左肩膀总会忍不住抽痛。

于是他用肩膀记住了唐昊。

 

每个学校都有校草,这个学校当然也不例外。

校草是孙翔在班上呆的正式分组的组长——周泽楷,他认不得是哪个,就记得是自己的同桌。

前面说了,只要是一张人脸,对孙翔来说就是个萝卜。

周泽楷顶多算是整个班上也可能是全校长得最光滑的萝卜。

但萝卜就是萝卜,长得再光滑孙翔也没办法从一堆萝卜中认出他来。

 

周泽楷闷,不爱说话,经常三五个字三五个字的往外蹦。

但是他喜欢孙翔。

你问我他为什么喜欢?

他觉得孙翔这孩子特逗比,他的重度脸盲症在分到新组的第一天就被周泽楷瞧出来了,每次组里只要杜明一说话,孙翔就是一脸的“我在想你到底是坐在哪个位置的别吵我就快想起来你叫什么名字了”的表情,藏都藏不住。

简直萌DIE了好吗!

周组长捂住胸口一脸萌的快要死掉的表情。

周泽楷递给孙翔一个煎饼果子,孙翔眯着眼看了半天,认出了他呆的位置:“江波涛,谢谢啦。”

刚到的江波涛一脸莫名其妙的接受了谢意。

 

周泽楷也有不高兴的时候,因为他觉得孙翔的脸盲症萌是萌,可是让人难过。

因为孙翔记不住他。

孙翔在整个班上就记住了两个人,一个不是想让人割自己耳朵,就是割掉对方舌头的黄少天,和被迫用肩膀记住的唐昊。

周泽楷很苦恼,他觉得这么下去不是办法,于是召唤了江波涛。

江波涛不是感情顾问,他拍了拍已经脱团的方明华的肩膀,将他推了出去。

方明华:“……”

周泽楷:“……”

简直没法交流。

周泽楷放弃的到处乱走,随意遛弯,看到苏沐橙正在看电视剧。

又是电视剧,周泽楷总能从苏沐橙在看的电视剧里得到一点什么奇怪的人生启示。

我也不造他到底get到了什么点,总之在放学之后他把孙翔拦下来了。

 

孙翔瞪着面前的人,苦苦思索。

周泽楷好心的开口:“周泽楷。”

“喔!周组长!”孙翔恍然大悟,又意识到不对,慌慌张张的解释,“我知道你啊!”

周泽楷笑笑,然后酝酿了一下情绪,把孙翔按在饮水机上,强吻了他。

一向留到最后才回家,只是准备路过打水的乔一帆吓得杯子都掉了。

所以太过惊慌的孙翔记住了乔一帆的脸。

好吧,并没有。

 

孙翔有一个堂哥叫孙哲平,有一个堂嫂叫张佳乐。

没事干的时候,孙哲平堂哥就喜欢领着张佳乐堂嫂从高三溜达到高一寻找一下自己智商有点不太行的小堂弟。

今天也不例外,他溜达到了自家堂弟的班级,然后看到了以上这一幕。

于是孙哲平掏出了他的大屌,不对,他的重剑,张佳乐掏出了手雷。

 

孙翔有点被吓到了,周泽楷松开对他的钳制时,他就像所有青春偶像校园电视剧里演的一样,条件反射的一巴掌就抽了过去。

“啪”这是孙翔抽的。

“啪啪”这是孙哲平和张佳乐抽的。

周泽楷顶着三个巴掌印,脸还是帅的一塌糊涂,他对孙翔笑笑,背上书包走了。

孙哲平恨铁不成钢的把自己堂弟教训了一顿,领着张佳乐扬长而去。

 

孙翔觉得被欺负了。

他记住那个周泽楷了……记住他对自己干的事了!

但他还是认不清脸。

第二天周校草顶着三个淡了点但还有痕迹的巴掌印来学校,他站到孙翔面前,又是笑笑。

 

草草草……

孙翔没认出脸,认出了巴掌印。

“疼吗?”他问。

周泽楷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有点。”

自家堂哥力气有多大他还是懂得的,更何况还加上了一个彪悍的堂嫂。

一张帅脸啊,不知道多少女孩子心都要被这三个巴掌印碾成渣渣了。

一心一直不能二用的孙翔把自己被强吻的事给忘了,心疼地摸了摸。

…………

 

开学快两个月,周泽楷过的很滋润。

他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才让孙翔记住了自己。

又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才让孙翔接受自己。

孙翔直到现在看人脸还是萝卜样,他用声音和说话的频率辨认黄少天,用肩膀的疼痛记住了唐昊,但是他却用萝卜的形态(?)记住了周泽楷。

 

最起码周泽楷是他眼中,最与众不同的萝卜。


-END-


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自己在写什么鬼了。

世界再见好吗!


  881 30
评论(30)
热度(881)

© 惊扰眉间相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