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扰眉间相思

孙翔心头肉❤
写作罗颂,读作甜颂
亲妈不虐,专业傻白甜一百年

头像from亲友糕,感谢厚爱 ( ✿>◡❛)
算是退圈,可能有时候打了鸡血会回来放文。

 

【周翔/微双花】有妖气

*ooc

*孙翔略微幼齿化…呃,年龄摆在那里我也没办法…尽力了,算私设吧…

*写这篇文一部分是受串太太的周翔文《画皮》的影响…

  另一部分是受成语大会的影响…我就不说是哪期了w



孙翔说他是妖怪,周泽楷不信。

可孙翔真的是妖怪。

 

三月初三那天,京城下了一场大雨。

雨足足下了七天。

城外的山丘树林被冲下了很多东西,泥土和石头,甚至断裂的树枝,全都七零八散的拦在出城的路中,里头埋着个孙翔。

一场大雨毁了妖怪们修行的地方,不知有多少妖怪被冲下来。孙翔在山上妖缘奇差,那些被冲下来的妖怪理都没理他,互相搀扶着走了。

孙翔在泥巴里埋了三天,第三天才被朝廷派来清理道路的人挖了出来,睁开眼就看到一张漂亮的不像话的脸蛋——一个男人。

孙翔自己长得也很漂亮,很精致的那种,妖怪们长得都漂亮,可这张脸却是比他的更漂亮,近乎完美,他便以为是同类:“你是妖怪?”

男人:“不是。”

他把孙翔从臭的要死的泥巴里挖出来,带回了府里。

孙翔固执的要死,被放进浴桶里仍不依不挠,只降低了音量:“你是不是不想让人知道?你肯定是妖怪吧,长的比我还漂亮!我叫孙翔,你叫什么?”

男人顿了好久才回答:“周泽楷……”

洗浴花了很长的时间才完成,清理干净的孙翔一张巴掌大的脸,身型小小的,大约十四五岁的样子,面容精致,皮肤白皙,穿着干净的青色袍子,像个十足十的世家小少爷。

周泽楷觉得这小孩儿有点神神叨叨的,他好奇的问:“你父母呢?”

孙翔坐在床上无聊的掰自己手指玩,白花花的脚丫一晃一晃的:“我没有父母,只有一个哥哥,是他把我捡来养的,所以我跟他一起姓孙……喔,我还有一个嫂子。”

周泽楷有点手足无措,他觉得自己说错话了,又不知道怎么办,只好闷闷地说:“抱歉。”

孙翔笑了:“物老成精,万物有灵,妖怪大都没有父母,有什么好奇怪的。”

孙翔笑起来特别好看,湿润的长发贴在脸侧,午后的日光从木窗斜照进来,微微发亮的不仅是他的眼睛,还有嘴里的一颗小虎牙。

周泽楷觉得孙翔可能埋昏了头,尽说些奇怪的话。但他看到孙翔的笑容,心却是软了半边。

他把孙翔留在了府里。

 

孙翔第二天就发觉周泽楷不是妖怪。

因为周泽楷病倒了。

妖怪才不会有生病这么弱爆了的设定呢,孙翔一边暗暗吐槽,一边又有点隐隐的担忧。

昨天他絮絮叨叨对着周泽楷说了那么多,自己老底都快掏干净了,身份应该已经被发现了吧?

被发现的话一定会被赶出去的吧……

孙翔很忧伤,妖怪也是要填饱肚子的,修行的地方被毁,哥哥又不知所终,凭他自己几百年没出过山的,恐怕出了周府连城门都摸不到就得饿死。

周泽楷这里有暖和的床和好吃的饭菜,才不像自己修行的地方,只有悬崖峭壁和杂草荆棘。孙翔觉得这里好极了,他不想被赶走。

于是他把管家江波涛从房间里赶了出去,一个人照顾了周泽楷一夜,殷勤的不像话。

周泽楷昏睡了一天,醒来时正对上孙翔的眼睛。

前一天还看到的亮的出奇的眼睛,这回却布满了血丝。

周泽楷有些心疼,他对打水进来的江波涛说:“带他出去。”

江波涛了然,正准备带孙翔去休息,又被赶了出去。

江波涛茫然的看着被关上的门:“……………………”

孙翔苦着脸对床上的人说:“能不能不赶我走?”他轻轻的开口,“我虽然是妖怪,但我不是坏妖怪。”

周泽楷笑笑:“说谎。”

说谎,明明就不是妖怪。

孙翔急了,但仍一脸认真:“没有!妖怪不能说谎,不然会死的。”

周泽楷觉得这孩子太有意思了,还妖怪不能说谎呢。

不能说谎的妖怪,又怎么能称得上是妖怪呢?

他顿时笑的更欢了:“可以说谎。”

他找了很多讲妖魔鬼怪的话本,摊在孙翔面前,无一不是妖物变成人骗感情骗身体最后把人骗到死的故事。

孙翔觉得憋屈,愤愤的说:“这我哥告诉我的,我真的不是坏妖怪,你别赶我走!”

周泽楷当然没把他赶走。

可他也没信。

 

可是,孙翔真的是个妖怪啊。

 

孙翔在周府呆到了第二年的二月初,终于到了换皮的时候。

喔,他当然不用吃心,又不是坏妖怪,吃那玩意儿干嘛。

物老成精,万物有灵,但他们本体都不是人,所以想变成人的妖怪都必须会画皮。

他们必须要会制作皮囊。

可孙翔不会,以往在山上时,都是他哥孙哲平替他画的皮,用的还是京城蓝雨阁里最贵的纸。

看着皮肤开始有剥落的现象,孙翔愁得头发都快掉光了。

换皮期的最后一天,孙翔看着几张纸上歪七扭八的脸,皮肤裂的更快了。

他没法子,带着最后一张纸去找除了治疗无所不能的周泽楷。

进去的时候周泽楷正点着油灯看书,孙翔用纸挡住脸,忐忑地开口:“周泽楷,你会画人吗?”

周泽楷:“会。”

他放下书,把人扒进自己怀里抱着。少年整个人又小又软,抱起来非常顺手。

离面皮彻底毁去还有两个时辰,孙翔脸上的皮裂得厉害,一点也不敢抬头,一般需要换皮的妖怪都不讨人喜欢,他知道自己丑死了,就怕吓坏周泽楷,所以他只好把脸整个埋进对方怀里。

周泽楷去摸他的脸,他就躲,声音被闷在丝绸布料中:“你画一个我吧,不许看着我画,要全身上下,别画穿衣服的……”

周泽楷笑了,他只觉得少年要求真多,还奇奇怪怪的。

他画的可漂亮,孙翔带着的灵气与面部的嗔笑痴态都淋漓尽致的表现在画上。

少年的身体周泽楷最是熟悉了——孙翔就像个娇气的小公子,偶尔脾气还不好,连洗澡都要人伺候,伺候他的向来是周泽楷——他连胸口的乳晕和乳尖都用朱砂点的亭亭而立。

周泽楷在画到下身那物时手顿了下,薄薄的俊秀脸皮顿时红成晚霞一样的色彩。可孙翔这只妖怪没太多礼义廉耻的概念,仍没羞没躁的:“哎,那玩意儿帮我画大些——”

画大些做什么?难不成还挂在房里给别人欣赏吗?

周当家顿时脸一黑,笔动了起来。

 

孙翔捧着周泽楷的画站在夜色中迎风飙泪。

但没办法,还有半个时辰身体就全都要裂光了,他只能用周泽楷画的这副皮。

他的手摸到脑后,锋利的指甲快速撕下了原本残缺不堪的皮。

新皮太漂亮了,比他原来的还漂亮。

但下身却穿了一条大红裤衩——周泽楷用朱砂画的。

孙翔很忧伤,这意味着在下一次换皮前,他都必须像个傻逼似的每时每刻的穿着这红了吧唧的裤衩,因为根本脱不下来。

孙翔:“……………………”

他看着红裤衩,哀伤的不想说话。

 

孙翔生气了。

周泽楷第二天晚上被拦在了房门口。

“孙翔。”他声音柔柔的喊。

房里传来孙翔气愤的声音:“你不要进来!我不要你帮我洗澡了——!你不要拉门啊,我加栓了的!吵死了啊——江波涛你给我把他叉出去!”

周泽楷把哐哐哐敲门的手放下来,低垂着头。

孙翔的要求如果不答应,周泽楷会生气,可江波涛又不可能真的把自己主人叉出去,所以他也懒得呆在这个院子里,自己麻利儿的就走了。

周泽楷在房门口站了半宿——上半宿,耷拉着脑袋,委委屈屈的像只大狼狗似的,要不是晚风吹的他一个喷嚏被孙翔听见,只怕是要把下半宿也给站完。

孙翔一开门就骂:“你傻吗!”

周泽楷看他开门,什么也不顾,急急忙忙的先把人给抱住:“孙翔,抱歉……”他怕孙翔又不理他,又把他关在门外,门里插上栓,所以他的手钳的死紧死紧。

“抱歉……”

深秋的夜晚寒气重,周泽楷仍穿着晨间的衣物,冷的快掉冰碴了。

“抱歉……”两字像棉絮一样,一直轻轻地落在耳畔。孙翔和他额头相抵,他知道周泽楷受了凉,第二天肯定得病,心疼的不得了。

没事干,呕什么气啊。

不就一张皮嘛。

“孙翔……抱歉。”这次滚烫的气息落在唇上,落在鼻间,落在两人的身体中。唇齿厮磨间,周泽楷将孙翔红着眼的,未发出的呜咽声悉数吞下。

“抱歉。”

天地间,只留下了一声情人一般的细碎的呢喃。

 

周泽楷果然病了,面色潮红,呼吸滚烫。

孙翔强硬的把他塞进了三层厚实的冬用棉被里。

“不许出来,不然就吃了你。”他把小虎牙露出来,凶狠的威胁。

周泽楷真没出来,即使热的全身是汗。

断断续续的睡到中午,被孙翔从三层被子里挖了出来:“把湿衣服换了!”

周泽楷乖乖的照做。

就算是深秋,午间也没凉到哪去。周泽楷只睡了一小会就受不了了,拽着被角可怜巴巴的说:“热。”

孙翔盯着他的脸半天。

周泽楷又开始蹬被子撒泼:“热!”

孙翔没办法,蹬了鞋子上床,撩开被子快速的钻了进去。

妖怪的皮囊就是个样子,没有血液没有体温,孙翔就像个移动小凉扇一样,还是自动放风的那种。

“真是的,麻烦!”他把手搭在对方腰上,恶声恶气,“不准踢被子,快睡——!”

周泽楷听话的闭上眼睛。

他能感受到孙翔炽热的目光就在他脸上流连着。

“长那么好看,跟妖怪似的……”小声的嘀咕在很久以后才传来,然后就没了声音。

周泽楷等了很久,在他觉得孙翔睡着后才睁开,忍不住捏了捏他的鼻子。

什么夸奖啊这是。

哪有用妖怪夸人好看的?

他失笑,搂着人满足的睡去。

 

周泽楷最后还是重新给孙翔画了一张皮——没有红裤衩。

他坏心眼的在大腿内侧用朱砂画了只红蝴蝶,孙翔似乎没看到。

不久,周泽楷又恢复了给孙翔洗澡的权利。

孙翔洗澡时喜欢在桶里头玩木头,因为木头能浮在水面上。

他的皮肤又白又嫩,泛着淡淡的红,滑溜溜的,就是凉的过分。

周泽楷盯着看了半天,似乎想印证些什么,让孙翔站起身来:“腿。”

洗澡时候的孙翔最听话,他喜欢温温热热的水,只要一呆在里头,周泽楷让做什么他就做什么,乖巧的不得了。

“张开。”周泽楷擦着,看到一点点红,不好的预感渐渐浮了上来。孙翔不会脸红害臊,他大大方方的张开了腿。

艳红的蝴蝶把周泽楷的心都晃凉了。

他的手有点儿抖,又探向手腕处。

………………

浑身冰凉,没有心跳,没有脉搏……还有那只该死的,自己画的蝴蝶。

孙翔真的是妖怪。

不知道那副皮囊下是什么,一株草,亦或只是一抔有意识的泥土?

他每天都亲吻的,不过是他自己画出来的——

他自己画出来的,一张皮。

周泽楷心里难受的要死,他只把孙翔快速的弄好,不顾对方的抱怨,匆匆忙忙的走了。

不用睡觉的妖怪孙翔呆在周泽楷的房间,从天黑等到天亮,天亮又到天黑。

他没有等来周泽楷——那个完美的男人像是消失了一样,连江波涛也不知他去了哪里——可他却等来了另外两个人。

 

孙哲平和张佳乐。

 

孙翔被强行带回了他哥临时呆的那座山头,满山的小妖怪看到他脸上的表情就跟吃了屎一样。

孙哲平原先把他安置在最好的院子里,他不吃不喝三天,闹个半死,砸坏了无数东西,又被他哥一巴掌摔进了什么都没有的柴房里。

“孙翔,你傻不傻,嗯?”孙哲平蹲着自己弟弟面前,看着那小眼神犀利的,忍不住又摔了一巴掌上去:“小小年纪就想谈恋爱,你问过我没有?”

“我爱他!”孙翔把柴火往他脸上砸,又被摔了一巴掌,捂着脸怒火中烧,“我就爱他怎么了!我就喜欢他!他都不介意我是个妖怪,还把我留在他府里,他给我好吃的饭菜给我暖和的床,还给我温水洗澡,哪里像在山上,每天要爬七八次悬崖,只能吃混着泥土的草果腹,只能用冷冰冰的瀑布水洗澡——!”

“你爱他个腿。”孙哲平恨铁不成钢的啪啪啪又是三个巴掌,“你知道爱是什么吗,你能不靠画皮维持人型吗,你对他有心跳的感觉吗,他摸你的时候你那根画的【哔——】会立起来吗,你爱个腿啊爱。”

他顿了顿,又继续说:“你说他不介意你是妖怪,那是他之前根本不信你是只妖怪!你看到你大腿上的蝴蝶了么,他现在信了。”孙哲平冷笑一下,“他恶心了吧,一个要换皮的妖怪。”

孙哲平说:“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忘了我跟你讲的,我左手的伤怎么来的了?孙翔,你傻不傻啊。”

孙翔静了半天,才开口:“我傻,可我还是喜欢他,就好像你一直说着人不是好东西,可你还是爱嫂嫂,甚至把生命分了他一半。”

他把背对着孙哲平,凄凄惨惨的躺在稻草上,孙哲平气的浑身颤抖,把稻草抽走,他又躺在积满灰尘的地上。

他不想弄坏周泽楷给他画的皮,所以把可能划伤自己的柴火都踢得远远的。

孙哲平深吸了几口气,平复了下心情:“你没有心跳,没有脉搏,没有体温,没有情欲,受伤不会疼痛不会流血,你也不会害羞,没有感觉,你顶着一张皮就觉得自己是人,可是他不用顶着一张画的皮就已经是人。”

孙哲平抱着稻草出去的时候,张佳乐探头探脑的往里看,一脸担心。

他安慰:“能吃的稻草我都拿出来了,饿他几天他就清醒了。”

张佳乐还是一脸担心,一步三回头的被孙哲平拽走。

 

一个星期后,孙翔顶着毫无光泽的皮出现在正厅门口,张佳乐正在嗑瓜子。

他扫视了一圈,问:“嫂嫂,我哥呢?”

张佳乐嗑了一盘瓜子仁,招呼孙翔来吃,孙翔也不客气,坐在凳子上安安静静的吃着,张佳乐又捞了一些继续给他嗑:“你哥过会才回来。”

孙翔乖巧的啃啃啃,张佳乐不停的嗑嗑嗑。

后者嗑到牙齿都疼了,才愤愤的把手停下:“不对啊,这咸了吧唧的瓜子你吃了没什么感觉,我给你嗑了半天都给齁的喉咙疼了。”

孙翔施了个小法术,把瓜子皮都转移到了外头扫地小妖的扫帚下。

他看了半天风景,才开口问道:“嫂嫂,到底什么是爱啊。”

张佳乐想说你问我有屁用啊,我跟你哥在一起的时间比你年龄都大,都快没爱了都。

不过这种误会小孩的话他才不会说,所以他很一脸认真的用了万能回答:“大概就是什么都能为了对方做吧。”

孙翔想了想:“包括去死吗?”

张佳乐严肃思考了很久,才回答:“包括……吧?”

孙翔“蹭”的站起身,迈开腿朝外跑去。

刚回答完问题的人这才觉得不对,大喊:“喂孙翔——,你去哪!?”

孙哲平从外头进来,被孙翔撞了个趔趄,他茫然的目送自己弟弟出去:“啊,他终于舍得出来了?”

张佳乐急得要死:“你快拦住他啊,我怕他干傻事!”

孙翔跑的特别快,一转眼的功夫已经从悬崖上跳了下去。

孙哲平拦住急的也要跟着跑出去往下跳的爱人:“急什么啊!”

张佳乐:“他刚问我什么是爱,我说是为了对方什么都愿意做,他问我包不包括去死,我说包括,然后他就跑出去了——”他急的在原地转来转去,“大孙,他会不会干什么傻事啊?”

孙哲平本来都坐在椅子上了,这会儿听到立刻站了起来,又坐下,又站起来。他摸了摸张佳乐的脸:“我去找他,你在家里等我。”

 

孙翔这段时间过的很不好,灵力都用来维持皮相了,所以用法术搜周泽楷的时候偏了一些,本来现行后应该出现在他面前的,结果却直接栽进了河里。

慢了一步的孙哲平机智的选择了离周泽楷二十米的地方现行。

……然后也摔进了河里。

他觉得好丢脸,一点也不想浮出去,于是就在河里浮浮沉沉,看着孙翔跌跌撞撞的爬出大河,大喊:“周泽楷——!”

周泽楷正坐在郊区的一块石头上忧郁的看着满山的花花草草。

“周——泽——楷——!”

他耳朵动了动,仿佛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孙翔……?”他喃喃了一句,又自顾自地摇了摇头。

不会的,不会是他的。

他已经走了,不会回来的,就算回来,也……没什么关系了。

“周——泽——楷——!”孙翔冲到他面前,眼睛眨呀眨,“周泽楷,你看,我在这呢。”

周泽楷“霍”的一下站起来,猛地退后了好几步。

孙翔眼中的伤心都快漫出来了,他本来就不是会隐藏自己想法的人,碰上周泽楷更是如此。

他所展现的,最真实的自己,就这么被厌恶着。

“周泽楷,你听我说——”孙翔深吸了一口气,认真的看着周泽楷漂亮的眼睛。

“这段时间,我被我哥带回家了,他说我傻,我也觉得我傻,山上很多妖怪都说我傻,可是以前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你从来不说,我字写的丑,你说挺好看,我饭煮的难吃,你也说有天赋让我下次努力,你从来不会说我不好的东西。”

孙哲平不得不认真的想一下,他弟成长的这几百年,到底被他吐槽了多少次,吐槽的那么玻璃心,一碰到个夸他好的就屁颠屁颠的跟着跑了。

“我活了有四百年,可能更长,有三百九十九年都是在山上度过的,我哥说我小小年纪就想谈恋爱,我确实挺小的,和他几千岁的年纪相比,我小的简直可笑。我更小的时候,我哥天天扒着我耳朵骂你们这些人,他说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弄伤了他的手,他厌恶你们,但是——”

孙翔轻轻地说:“但是他爱上了嫂嫂,甚至分了一半生命给他。”

“嫂嫂陪他走了快一千年,比我的年纪大得多得多,我觉得他应该懂得爱是什么,所以我就去问他,爱是什么。他说,爱就是什么都能为了对方做……包括去死。”

他的眼睛亮晶晶的,是周泽楷最喜欢的样子。

周泽楷突然意识到,他能帮孙翔的皮上画出漂亮的眼睛,但是眼睛里的光芒和灵动,却是孙翔自己本身散发出来的。

他从一开始,喜欢的就是这个啊。

不是什么皮相,更不会因为他是妖怪而改变。

周泽楷突然就想通了。

孙翔仍在说着:“妖怪不会受伤,无情无欲,没有感觉,我哥说的对,你不管怎么碰我,我都不会有什么感觉,妖怪和人本来就是不能在一起的,你怕我我不怪你,我也觉得自己很恶心。”

不……并没有恶心……

周泽楷皱眉,向前走了一步,结果反而是孙翔后退了好几步。

“你站那儿别动,让我说完……我就剩三句话了。”孙翔像是吓到一样,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然后笑了笑。

可是他又没有心,周泽楷一看就知道他是故意的。

“第一句是——周泽楷,我爱你。”

孙翔后退了几步。

“第二句是——周泽楷——我——爱——你——!”

孙翔又后退了几步,已经有些远了,声音远远的传来。

孙哲平在河里感伤的要死,觉得他的弟弟长大了。

孙翔的声音再次传来:“第三句是——”

 

周泽楷有种不好的预感,他仿佛已经知道了孙翔想说什么。

孙翔现在的表情,就和自己捡来他的第三天,在床前守了自己一整晚的他说话时的那个表情,一脸认真。

孙翔说:“周泽楷…………………………”

不,不要说。

周泽楷感到一阵恐慌。

他喜欢的,他最喜欢的,最爱的孙翔。

离他很远。

几乎是在反应过来的瞬间,他拔腿冲过去。

将人搂进怀里的一瞬间,孙翔最后一句话也完整地说了出来,伴随着眼泪的出现。

“…………………………………………我不爱你了。”

 

想起自己捡来他的第三天,在床前守了自己一整晚的他。

 

他说:“妖怪不能说谎,不然会死的。”



喜欢BE党可以止步与此了。

我这个二翔亲妈怎么可能虐儿子呢,喜欢HE的可以继续往下看了。


 

END?

NONONONO,大孙都逗比成这样了,还BE这简直是对不起他的画风…


 

周泽楷抱了半天,都快把孙翔给捂热了。

孙翔睁眼,满脸的泪痕,一把推开周泽楷,眼中带着疑惑:“哎,我没死啊?”

周泽楷被推开,委屈的看了他两眼,又重新抱回去。

又被推开,孙翔惊讶的大喊:“哎哎哎?!我怎么没死啊?!!!”

“死死死死,死个腿啊你,老子教出来的妖怪有那么容易死吗?!”孙哲平终于趁着两个人深情拥抱,视野被阻的时候偷偷摸摸的从河里爬上来,用了个小法术把自己给烘干了,怒气冲冲的狂奔而来。

“我靠,这不是你说的吗!”孙翔气的想摔东西,“三百年前的时候,原来那座山的瀑布底下,你跟我说的啊!!!!”

孙哲平冷静的想了下,更加愤怒了:“你忘了我说这话之前你干了什么吗?!”

孙翔一脸茫然:“……………………”

他一直记事就不太好,三百年前,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

孙哲平看他不记得,愤怒值简直到达了巅峰:“你骗乐乐说你生病,溜了三天的修行你——不——记——得——了——?!”

周泽楷都忍不住了:“………………谁?”

孙翔了然,向他解释:“我嫂子。”

孙哲平冷哼一声:“也就乐乐会信你这个小破妖怪会生病!你有那种设定吗?!要是说谎就会死的话,你早就死了。你傻不傻啊,居然信了三百年,这三百年你都不动脑子的吗!?”

孙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孙翔知道自己不会死后,直接把周泽楷悄悄摸过来牵住的手甩开,将孙哲平拖到一边咬耳朵。

“哥啊,你跟嫂子是怎么咳咳咳咳的?”孙翔问。

孙哲平茫然:“什……么……?”

“就那个啊,酱酱酿酿,再酿酿酱酱……你不是说妖怪都没感觉的吗?”孙翔有点急了。

“喔——”孙哲平了然,邪笑的勾住他肩膀,“翔翔啊,哥跟你说个事,你保证不生气。”

孙翔:“?”他点头,“保证保证。”

孙哲平清了清嗓子:“咳,那什么啊,你再过一百年……呃……可能更短,我都忘记你几岁了,回去问问乐乐估计清楚……总之你马上就要五百岁成年了是吧?”

孙翔点头。

“成年以后你就不用再换皮了,也会变得更像个人,当然本体是个妖怪这还是没变的……你就可以酱酱酿酿或者酿酿酱酱,到时候哥就不管你了。”孙哲平语重心长的拍了拍孙翔的肩。

孙翔扭头问被抛下的耷拉着脑袋的周泽楷:“周泽楷,你愿意等我成年吗?”

周泽楷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似的。

“不对啊????周泽楷又活不了那么久!”孙翔突然反应过来,“哥,你快教我共享生命的法术!我会的都是小法术啊,什么用都没有,就只能帮嫂子把瓜子壳移到扫帚底下!”

“回去让你嫂子找一下,我用都是一千年前的事了……”孙哲平唏嘘了一下时光的流逝,然后忍不住摔了自己弟弟一巴掌,很轻,“回去吧,乐乐很担心你。”

他很庆幸自己的弟弟没长歪,这种能拿来搬任何东西的法术,他只用来搬瓜子壳。

孙翔把脸上乱七八糟的痕迹擦干净,反手去捞,周泽楷连忙把手送上。

孙翔说:“你先陪我回去一趟,让我嫂子见见,他打小就疼我,才不跟我哥一样天天虐待我。”

周泽楷回头用惨无人道的表情瞥了孙哲平一眼。

孙哲平一窒。

“……然后我再陪你回家,跟江波涛,跟你府里的其他人交代一声。”孙翔笑着说,“以后你就是我的了——”

“嗯,你的了。”周泽楷用指甲在他手心里刮了刮,他知道还没成年的孙翔不会有痒的感觉,但他心里痒痒的。

一百年而已,反正以后要活更久,有什么不能等的?

又是一年三月初三,日光正好,春意缭绕。

 

孙翔说他是妖怪,周泽楷信了。

因为现在,他也变成了一个妖怪。


-END-

  455 39
评论(39)
热度(455)

© 惊扰眉间相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