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扰眉间相思

孙翔心头肉❤
写作罗颂,读作甜颂
亲妈不虐,专业傻白甜一百年

头像from亲友糕,感谢厚爱 ( ✿>◡❛)
算是退圈,可能有时候打了鸡血会回来放文。

 

【喻黄】群作业#02 爱说话的王子

*赶稿期间写周翔写烦了,于是摸了个喻黄鱼,写完神清气爽

*一个童话故事引发的脑洞,大概是出自《格林童话》,忘了叫什么,反正我都叫它《不说话的公主》…


00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国家,它的名字叫蓝雨。

蓝雨国的国王叫魏琛,是个非常没有下限的猥琐的家伙。

他有个儿子,名字叫黄少天,是蓝雨国的王子。

别问我为什么国王姓魏,王子却姓黄,我也不造……

这就是前提。

 

01

 

魏琛一直觉得,黄少天非常可爱。

不然他也不会把他带回王宫,还封了王子。

后来他觉得,黄少天只有在不说话的时候比较可爱。

再后来,他觉得,黄少天不说话的时候,也不可爱。

 

02

 

黄少天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要叫仆从给他讲睡前故事,如果讲的让他不喜欢,他就会没完没了的踢被子。

谁给他讲故事是仆从们之间抽签决定的,被抽到的仆从一般都会说着“国王万岁”之类的话,然后四十五度角忧伤仰望天空,泪流满面。

每晚都不例外。

刚刚擦干眼泪的仆从掏出一本羊皮纸做的书说:“王子,我来给你讲故事了。”

黄少天:“哦,你好,我记得你,约翰,晚饭吃了吗?蓝雨的食堂味道不错吧。”

仆从恭敬的回答:“我叫约克,谢谢王子,晚饭吃了,食堂味道确实不错,特别是那道泡椒凤爪。”

黄少天:“……”他说,“很好,我不太喜欢那道菜,你成功让我记住你了,你就叫约翰好吗,胸前铭牌写着呢,用假铭牌也没用,我现在记住的是你的脸知道吗,你!的!脸!”

仆从又哭了。

被黄少天王子记住脸是件非常可怕的事。

真的,非常,可怕。

 

03

 

该做的事还是要做的,仆从再次擦干眼泪,开始给王子讲睡前故事。

仆从:“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长得非常美丽的公主,但是她生来就不说话,于是国王下了命令,如果谁能让公主开口说话,就把公主嫁给他……”

黄少天扒着被子,眼睛机灵的转了两下,嘻嘻嘻地笑道:“这公主是哑巴吧!”

仆从“……”了一会,想了想,没理他,继续说道:“可来了很多国家的王子,他们都没成功,后来有一个冒险者不远千里走到王宫,他给公主讲了个故事……”

魏琛路过儿子的房间,凑过来一起听故事。

仆从讲完了冒险者的故事:“他问站在旁边的侍卫,那个木头女孩该归谁,侍卫说他不懂,这个时候公主开了口,她说‘这女孩该归祈祷者,如果不是他祈祷上天赋予她生命,就算再美丽,也不过是块木头罢了’,侍卫听到公主开口,大惊失色,马上禀告了国王陛下,国王陛下听说后,就依照约定将公主嫁给了他,从此……”

黄少天接口:“从此公主和王子就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对吧,没意思,太没意思了,故事的结局都是这样,听腻了已经,上次说的是荨麻疹公主和王子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再上次是人鱼公主和王子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再再上次是企鹅公主与王子过上了幸福的生活,你们敢再没有点新意吗?”

仆从很想说“敢”,但他其实胆子很小,只能怂成球的纠正他:“……是冒险者,不是王子,而且不是荨麻疹公主,是编荨麻的公主……人鱼公主也没过上幸福的生活……企鹅没有公主,是天鹅公主……”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说:“不说话有什么意思,说话多好玩啊,怎么可能有人不说话啊,她不会闷吗,不用聊天吗?没意思,真没意思,这故事只有小女孩喜欢听吧,标准的童话结局,还有,我说是企鹅就是企鹅……那个劳什子王子最后不是和人鱼公主在一起了吗?”

仆从:“那是邻国公主……”

黄少天:“是嘛!?!?!这么多公主我怎么可能分的清楚!你说这故事还有意思吗?!你说你说你说……”

仆从双膝着地,失意体前屈,哭着说:“我错了王子,我错了,我就不该给你说这个故事。”

听的入迷的“小女孩”魏琛:“…………………………”

蓝雨国的国王不高兴了,把羊皮书直接拍在黄少天脸上:“小兔崽子你给老子闭嘴!睡觉!”

黄少天嘤嘤嘤地盖好了被子,翻了个身,把屁股对着魏琛。

 

04

 

国王魏琛回自己卧房以后还在回味那个故事,觉得棒棒哒。

他一拍大腿:“对啊,老夫也可以用这招嘛!”

于是第二天魏琛叫人贴了皇榜,谁能让黄少天闭嘴一天,就答应他任何一个要求。

 

05

 

皇榜一直挂了两个月,也没人敢揭。

 

06

 

喻文州是蓝雨国边界一个小乡村的普通少年,为人温和有礼。

美中不足的是,他有个比赛狂老爹。

他老爹什么都不比,就喜欢和人比谁掰玉米掰的快。

一开始喻老爹是村里的掰玉米小能手,逢比必赢,万万没想到,后来他撞上了一个姓王的,两只眼睛大小不太一样的男人。

那个男人有着谜一样的掰玉米风格,被村里人称作“魔术师”。

于是他输的只剩一条裤衩了。

喻老爹裸着上身,穿着一条花裤衩,沉吟许久,拍了拍儿子的肩膀道:“文州啊,上吧,为你老爹把其他几种颜色的裤衩赢回来,老爹相信你。”

喻文州:“………………”所以重要的只有裤衩是吗,但他只能微笑,“好的。”

 

07

 

万万没想到,那个男人没有亲自上场,只是派出了他的儿子……不是,弟子刘小别。

 

08

 

于是喻文州把他老爹最后一条裤衩也给输了。

 

09

 

喻文州想着家里缺钱,于是揭下了那个挂了两个月的皇榜,他想,如果不能成功,那就在王都谋份工作,等安定了就把家人都接过去。

他站在村子口,牵着一匹瘸了腿的老母马。因为平时待人亲切,送行的乡亲来了很多。

他的弟弟卢瀚文和父母都站在了送行的队伍里。

我也不造为嘛他姓喻而他弟弟姓卢。

喻文州摸了摸自己弟弟的脸:“在家要听话,等哥哥来接你和爹娘。”

卢瀚文含着一泡眼泪:“嗯,喻队,你放心的去吧。”

喻文州:“……………………”为什么卢瀚文总是爱喊他喻队,他到现在也不明白。

大概是小孩子爱给亲人起奇怪的外号,他也没管,又把目光投向自己的老爹。

老爹哼了一声,冷冷的说:“你输了我最后一条裤衩。”

喻文州笑的有点勉强:“抱歉……爹。”

老爹继续冷冷的:“还能爱了吗?”

喻文州:“……抱歉………”

喻母一巴掌拍在喻父后脑勺,把他打的一个趔趄,几步出了人群,众人哗啦,哇啦一下散成一个圈,让喻父像明星一样站在中间。

喻文州:“……………………”他艰难的扭过头,对着卢瀚文说,“我不在的时候,看好爹,别让他干奇怪的事……”

喻父愤怒地大喊:“如果不是你把老子最后一条裤衩给输了!!老子用得着穿你妈的裙子吗!?!?!??”

 

10

 

喻文州走了,卢瀚文回家之后蹲在门口哭的稀里哗啦。

喻父也哭的稀里哗啦,卢瀚文问他爹道:“你哭什么?”

喻父拉了拉自己身上穿的裙子,哭的梨花带雨:“你妈逼的,你妈逼的……”

卢瀚文:“……………………”

他擦干眼泪,一扭屁股,进房间告状去了。

喻母举着两件裙子,雄赳赳地走了出来,卢瀚文狐假虎威的跟在后头。

喻父抽泣着说完最后一句:“……都是你妈逼的。”

 

11

 

因为母马又老又瘸,喻文州骑着走了好几天都没到下一个村庄。

干粮和水都快吃完了,然后他碰到了一只青蛙。

青蛙躺在地上,睁着眼睛。

喻文州以为他死了,驱使着母马从它旁边绕了过去。

青蛙喊住他说:“喂,你都不问问我在这里干嘛吗?”

喻文州想了想问道:“我为什么要问?”

青蛙:“你不按理出牌,RPG单机游戏里碰到东西都要调查一下的!”

喻文州听不懂何为RPG单机游戏,但是他觉得青蛙特别执着于让他问问题。

于是他配合地问道:“你在干嘛?”

青蛙哼哼唧唧的翻了个身,用细细小小的脚翘着二郎腿,优雅道:“我在晒日光浴。”

喻文州:“……………………”

他礼貌的点了点头:“你慢慢晒,我先走了。”

青蛙又在后面喊他:“喂,我快死了,你能带上我吗?”

喻文州:“不能,我也快死了。”

青蛙:“……………………”

青蛙张了张嘴,喻文州觉得他估计又要说出什么“你不按理出牌”之类的话来,于是他说:“好吧,那你告诉我带上你有什么用?”

青蛙:“…………你心挺脏啊。”

喻文州道谢,起身作势要走:“谢谢。”

青蛙:“哎哎哎,等等!”

喻文州只能再次蹲下:“又怎么了?”

青蛙想了想,诚恳的说:“我觉得我很聪明,带上我你不会后悔的。”

喻文州哭笑不得:“我也觉得你挺聪明。”

他打开水壶:“进来吧。”

 

于是他多了一个伙伴,一只(自己觉得自己)机智的青蛙。

并且,他浪费了一壶水。

 

12

 

黄少天靠在椅子上,无聊的打哈欠:“哈————————”

魏琛捧着脸,津津有味的看着底下的人表演“变装术”。

黄少天眯着眼睛差点睡着,忍无可忍的站起身跑下去,挤开表演的人:“太无聊了,这个我也会好吗,魏老大你看,我可以伪装成石头,可以伪装成草,可以伪装成树,我还可以伪装成ABCDEFG……”

表演的人被抢了位子,迈着内八步哭着跑了。

黄少天在底下扭来扭去摆字母,魏琛看的头疼,怒道:“走开!”

黄少天如愿以偿的走了。

他抱着自己一把名叫冰雨的剑,跑到小花园去继续扭了。

黄少天:“啊!!!!!”

冰雨不堪折辱,愤而脱手飞向中间的池塘。

池塘很大,也很深,黄少天看了半天,招了个人来:“嘿,约翰,下水帮我捞剑去,我觉得他大概在这个位置,喔不对,掉下去的时候可能会被水荡开……也可能是这个,好吧右边也有可能,就是这个好了!”

侍从:“………………我叫约克,殿下。”

黄少天:“对,你叫约克,把你和你哥弄混了……哎呀不管是哪个先下去帮我捞剑!再不去捞看我三段斩揍你啊!!!”

侍从想说,你剑都没有,怎么使三段斩啊,但他和他哥一样胆子小,只能怂成球的下去捞剑。

黄少天蹲在池塘边:“你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

侍从探出水面,黄少天两眼放光:“你好了没有?!”

侍从默默的又潜了下去,冒出一串气泡。

黄少天又开始:“你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你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好了没有!!!!!!!!”

侍从蚊香眼一直转,从水下冒出来:“抱歉殿下,找不到……”

黄少天:“真没用,罚你晚上给我讲睡前故事,而且还要负责把剑给我捞上来,好了我要去吃东西,食堂又推出了烤羊排酸辣粉尖椒肉丝凉菜炒凉皮糖醋里脊涮牛肚炒烩面东坡肉羊肉爆炒面驴肉甩饼煎饼果子灌饼香辣虾打卤面平锅鱼茶叶蛋荞面灌肠……”

侍从两眼一翻,沉入水底。

 

13.

 

喻文州骑着老母马在赶路,碰到一个绿洲,青蛙不肯走,赖在水壶里打滚。

 

14.

 

喻文州还是骑着老母马在赶路。


15.

 

喻文州变成用11路前进了。

他的马没了,给了一个刚才坐在路边咿咿呀呀哎哟呜哇直叫唤的老人家。

青蛙在水壶里翘着二郎腿,说道:“我觉得你有点傻。”

喻文州“嗯”了一声,跨过一棵倒下的巨大树干。

青蛙:“你刚刚不应该把马给那个老太婆的,你可以让她骑着,然后我们和她一起去村庄。”

喻文州:“礼貌点,叫老婆婆。”

青蛙傲娇的哼了一声,喻文州突然反应过来,自己不知不觉就把青蛙当卢瀚文教训了。

喻文州笑笑:“抱歉,可是她年纪真的太大了,而且老人家赶着回村庄,照顾一下应该的。”

青蛙翻了个身睡觉,不理他了。

喻文州气喘吁吁的翻过一颗更大的倒下的树干,顺势坐在上面休息。

草丛里蹦出一个带着尖尖帽子的老女人。

喻文州:“…………………………”

老女人:“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是生活在这片丛林的女巫,我是来……”

喻文州微笑:“来报答我的,是吗?拿了我马的老,婆,婆。”

女巫:“………………………………”

她震惊的脸上又多了好几层褶子:“你怎么看出来的?!”

喻文州想了下:“童话故事里一般都这么写……”

女巫有种浓浓的被剧透的憋屈感:“…………………………………………喔。”

女巫:“我送你一句话,很重要,认真听。”

喻文州:“嗯?”

女巫轻轻说道:“唯有真爱才是拯救世界的灵药。”

喻文州认真思索了一下:“……有点熟,《冰雪奇缘》里的?”

女巫:“………………”她用手里的法杖把喻文州变成兔子变成狐狸又变成人,憋屈又愤怒无比,“你真是够了——!!!”

 

16.

 

黄少天:“看招看招看招!”

仆从“啊”了一声,应声倒地。

黄少天双手叉腰,猖狂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黄少天站着笑了半天,仆从大气不敢出,憋的脸都绿了。

他突然觉得特没意思,一颠一颠的跑去找魏琛:“魏老大,我们去嘉世吧!”

魏琛靠在王座上打瞌睡,翻了个身。

黄少天等了半天没等到回复,郁闷地说:“迟早得找个人陪我去嘉世打爆叶秋。”然后他就骑着宫内的观光马回自己殿里睡午觉去了。

 

17.

 

喻文州看着王都标牌,四十五度仰望天空微笑,明媚而忧伤。

……什么鬼(。

 

18.

 

皇榜被人揭了!

魏琛做梦都能笑醒过来,他赶忙单独开了一桌饭招待喻文州。

喻文州慢条斯理的吃着。

魏琛觉得,嗯,这孩子真不错,仪态优雅,像个养尊处优的小王子。

 

19.

 

不好意思魏掰掰,你想多了,他只是夹菜的速度不够快而已。

 

20.

 

皇榜上没有说明期限,魏琛也没定。

于是喻文州心安理得的住进了王宫里,并且要求和黄少天睡一张床。

黄少天一开始对新玩伴有点抗拒,但是新玩伴居然能把他的冰雨从池塘底下捞出来!

而且他居然养了一只青蛙当宠物!

黄少天觉得很新奇,因为王宫里没有动物。

后来他觉得,有个新玩伴也不错,于是变得一有点风吹草动就拉着喻文州去凑热闹。

后来喻文州每天的生活就是:睡觉——吃早饭——被拉走——吃午饭——被拉走——陪午睡——吃晚饭——被拉走——刷牙——睡觉。

规律的有点像隔壁霸图国张新杰国师的生活。

……真不得了!他坚持了六天!!

 

21.

 

魏琛头更痛了。

他觉得简直是招来了一个熊孩子陪黄少天继续人来疯。

还是一个爱微笑的熊孩子。

 

22.

 

喻文州陪黄少天去丢癞蛤蟆。

他们躲在草丛后面探头探脑。

黄少天拉了拉喻文州的袖子:“诶文州,你说我们老等着也无聊,来猜猜看等会路过的会是男仆还是女仆吧……”

喻文州想说,我觉得根本就没人会路过……

黄少天挑个了隐蔽的树丛藏着,非常隐蔽,因为根本就没人路过。

又等了小半会,黄少天不耐烦了:“文州你去把人引过来……”

喻文州温和地点了点头,站起身拍拍屁股去引人来了。

黄少天在树丛里喂蚊子喂了十分钟,喻文州终于领着一位仆从姗姗来迟。

有点眼熟。

黄少辨认了一下,觉得他长得有点像约克。

他跳出树丛,大笑:“约克!接招吧!!!!!”然后将兜着的癞蛤蟆一把甩了出去。

 

23.

 

仆从失意体前屈:“王子殿下,我是约翰……”

 

24.

 

喻文州倒掉了第四盆擦脸的水,深吸一口气,接了第五盆。

黄少天坐在一旁嘿嘿嘿的笑,一脸不怎么真诚的歉意。

喻文州抹了把脸,癞蛤蟆浑身疙瘩,冰凉滑腻的触感还是久久不能消失。

……他努力克制住揍人的冲动,倒掉第五盆水,打了第六盆

 

25.

 

喻文州陪黄少天去掏鸟蛋。

黄少天顶着他作死,晃晃悠悠的,喻文州说:“少天你再撑高一点,快够到了……啊——!!!”

他手伸进鸟窝,鸟窝有点大,母鸟藏在里头狠狠的啄了下他的手。

喻文州把手收回来:“出血了……”

黄少天一脸紧张:“啊啊啊啊啊啊出血了!!!!!!”

喻文州把手凑到他脸前面,黄少天下意识的把血啄掉。

黄少天:“………………………………”

蓝雨小王子的脸腾的一下变得通红,脑袋上好像还有蒸汽冒出,喻文州微笑不说话,黄少天小声的说:“你在底下顶着,我去掏……”

于是两人交换了位置,喻文州顶着黄少天,稳稳当当。

黄少天在上面深呼吸数口气,冷静了一些。

机会主义者看准时机,把手伸进鸟巢里一捞,速度快的母鸟连反应都没反应过来。

母鸟尖叫,黄少天从喻文州肩头跳下,拉着人就跑。

母鸟从上头飞下,冲着速度稍微慢一些的喻文州冲去,对着他脑袋就是咚咚咚几下萌砸。

 

26.

 

是的,猛,砸。

 

27.

 

喻文州用绷带包着脑袋,终于不微笑了,面无表情的站在黄少天面前。

黄少天继续嘿嘿嘿的笑,挠了挠头发。

喻文州:“我要走了。”

他陪着黄少天玩了六天,觉得皇榜上的要求有点难达到。

黄少天一天24小时,除了睡觉,嘴根本就没有停下来的时候。

喻文州想,他还是趁早去王都找工作比较好……

 

虽然现在工作都挺难找的,嗯。

 

黄少天舍不得:“队长,你不能不走吗?”

哦对,黄少天还成立了一个什么蓝雨小队,成员就俩,他和喻文州。

黄少天脸红通通的:“嗯……我挺喜欢你的……呃……”

话唠第一次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喻文州无奈:“我没办法完成任务,国王不会允许我留下的。”

黄少天知道那个任务,也有点犹豫。

他觉得自己肯定克制不了自己的嘴。

但他又不想放弃喻文州,喻文州会给陪他丢癞蛤蟆,掏鸟蛋,而且在他说话的时候不会烦,很温柔,身材又好,脸也好看,还会给他剥虾吃,讲的睡前故事也很好听,整个人都苏的不要不要的。

 

黄少天想了想,诚恳的建议道:“这样吧,我试试看一天不说话,如果你看着我想说了,就亲我一下,拿嘴堵住我就好啦。”

他才不会告诉喻文州,他这是趁机在占便宜。

喻文州说:“好。”

他也不会告诉黄少天,他这也是趁机在占便宜。

 

28.

 

黄少天真的努力了一天不说话,他和喻文州一天接了无数个吻。

监视的守卫来报告时,魏琛无比高兴,又摆了一桌子菜来招待喻文州。

黄少天屁颠屁颠的跟着来了。

喻文州仍是慢条斯理的吃东西,魏琛唏嘘不已:“没想到真的有人能让黄少天这兔崽子停下嘴……”

“文州啊,这几天你真是辛苦了。”

喻文州点了点头,他也觉得自己挺辛苦的。

 

要被癞蛤蟆砸,被鸟嘴砸,还要伺候他穿衣洗漱吃饭……

这么想着,喻文州默默地在黄少天碗里放了只剥好的虾。

 

“黄少天这兔崽子就是烦,房里头讲故事的仆从都不知道换了多少批了,不过你来之后就没那么多仆从申请换工作了,小伙子挺厉害的哈。”

喻文州继续点了点头,因为现在讲故事的都变成了他……

 

“还挑食,什么屁都不吃!”

光吃肉不吃菜……喻文州忧伤的看着黄少天的碗巧妙地避开了他夹着青菜的筷子。

 

黄少天被黑的忍无可忍,把回锅肉丢进嘴里吃了,拍桌而起,张嘴就说。

不不不,他没说成功。

喻文州反应迅速,虽然动作慢了一拍,但仍成功的在他说话前堵了他的嘴。

 

29.

 

嗯,回锅肉味的。

 

30.

 

魏琛筷子啪嗒掉在地上:“…………………………=口=?!!??!??!?!?!?!?!”

 

31.

 

翌日。

魏琛一脸儿子被非礼的沧桑感:“你赢了,你赢了……你要什么?”

喻文州微笑地握着黄少天的手:“我要娶少天。”

 

32.

 

魏掰掰伐开心,他忧伤的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说:“这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

然后背起自己的小行囊,独自去流浪。

 

33.

 

从此,王子与王子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33.

    

黄少天咂咂嘴巴:“哎哟我觉得这个结局真的不错,好了好了我们该睡了!!!”

喻文州给两人盖好被子,躺在床上。

黄少天:“队长。”

喻文州:“嗯?”

黄少天:“你得陪我干件事儿,陪我去嘉世找叶秋PKPKPKPK!”

喻文州笑笑:“好。”

 

34.

 

黄少天心满意足的睡了,心里的小本本上又多记了一句。

喻文州的优点:会陪黄少天揍叶秋。

 

35.

 

卢瀚文:“没人记得我了吗?!?!?!?!!?!?”

 

-END-


写到后面说实话有点没耐心了(((。

所以缩减了很多,不然认真写字数估计得破万…

  341 26
评论(26)
热度(341)

© 惊扰眉间相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