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扰眉间相思

孙翔心头肉❤
写作罗颂,读作甜颂
亲妈不虐,专业傻白甜一百年

头像from亲友糕,感谢厚爱 ( ✿>◡❛)
算是退圈,可能有时候打了鸡血会回来放文。

 

【性转唐柔x杜明】不灵就不灵吧(孙翔性转文番外)

本来是不打算放LFT的,但是被好讨 @急支糖漿 的柔哥帅到哭,所以小内八跑来放番外。

注意!柔哥性转!性转!性转!

这篇番外拼尽了我积攒了许久的苏力!!

每天都要被柔哥帅醒!


***


番外一·不灵就不灵吧

 

 

唐柔有时候会感慨命运之奇幻,总是在一不留神间便有了最影响最巨大的转变,比如败给叶修后迷上荣耀,再比如……

变成男孩子。

然而不管多离奇生活总要继续,在堪堪习惯了“男生”这个设定之前,陈果已毫无障碍的接受了闺蜜变蓝颜,一切日常照旧,拉着她——更正为“他”——到轮回找孙翔还手机。

“你之前怎么就没记得还给他呢。”陈果摇摇头,把手机从包里取出来,“就一直从鬼屋放到现在,孙翔居然到现在还没发现自己手机没了?”

“我就不进去了吧。”唐柔摸了摸脑袋,头质也因为性别的改变变得硬起来,提醒着他目前的状况,“见了人不知道怎么说。”

“也对。”陈果想了想,向他挥挥手,“你在外边等我好了,反正很快。”

有小贩骑着车叫卖西瓜和冷饮,叫卖声远去与远处的霓虹光影牵扯开夏日的夜晚风带着暖,昏黄色的路灯一路将街道点亮。

这就是普通的夏夜,他站在大楼旁边,将重心由左脚转移到右脚,一切都与几天前无差,世界还是这个世界,唐柔却不是那个唐柔。

短短几天从高挑的女孩子到高大的男孩子,激增到184cm的身高是他当初穿了高跟鞋都及不上的海拔,俯视陈果,垂眼看叶修,时时都有种重心不稳精神错乱之感。

他叹了一口气,自己大概要花上不短的时间才能习惯这极具优越性的身高、陡然平坦的胸部还有变硬有些扎手的头发,以及……种种。

唐柔默默的看着月亮,还没来得及惆怅叹气,就听见一旁的围墙后有些许响动,一时好奇心起,上前走近。

还没到墙前便听见人声,压低了的声音说着“杜明你小心点先上去”,唐柔还没消化完毕,就看见一个人从高高的围墙上探出脑袋翻墙过来。

“诶——”没想到有人在外头,杜明一惊之下走了神,手上不稳便从墙上摔了下来,被唐柔一个箭步上前,接住扶着踉跄了两步,并没有摔着。

天色已晚,路灯昏暗的橙黄灯光一打,柔和了唐柔如今硬挺不少的轮廓,又半背着光,并不很明晰。

从杜明的角度看来,便觉得这个陌生男人跟唐柔清丽的模样竟有七八分相像,却又在好看中别有一番英挺之气。而唐柔如今比杜明要高上10公分,看他还得微微低头,无形中自然带着一种压迫力。

“你没事吧?”唐柔握着他肩,后退两步认清了人,不陌生,是苏沐橙和他说过的,暗恋他的轮回的杜明。

杜明暗恋唐柔许久,他情商不高,感情上多是腼腆不善表达,虽然喜欢,却也从没跟她好好说句话。

眼前这个酷似心中女神的男人言语温柔的体贴模样微妙地和女神重合,但那低沉好听的嗓音和这比自己都高的个子又显然不是所悉的那个姑娘,杜明心下混乱,一时间呆愣在那里。

“杜明?”

唐柔方才接他,时间紧迫,杜明直直撞进他怀里。他如今娇娘变壮汉,胸前也是一马平川,莫非骨头太硬碰得疼了不成?这样想着,也便伸手抚上了杜明额头,手劲极小地揉了揉:“磕到脑袋了?”

“哎哟杜明,你摔着了啦?”

那头的吴启听见动静,急急忙忙翻过来看情况。刚落地就看见个男人握着杜明肩膀,正伸手帮他揉额角,他没见过这男人,但觉得眼熟,好像有点像……

“哦,吴启,你好。”唐柔抬眼看见他,收了手,自然地打了招呼,“杜明刚才下来的时候滑了一下,幸好没摔着。”

“没事就好。”吴启走上前拍拍杜明肩膀,“你小子怎么这么笨呢!翻个墙都翻不好,还有童年了没有啊?”

“我……”

杜明恍过神来,磕磕巴巴了几声,还没说句完整话,便被吴启打断了:“我说杜明,你脸怎么这么红啊?”他纳闷地说着,“这男的也不是你那……”

吴启回头看了看一边高大俊朗的男人,突然住了口,这男的,怎么有点像兴欣那……唐柔?

“你认识?”他迟疑着问,晃了晃杜明。

“不……不认识。”杜明摇摇头,这才想起分明不认识,他方才却直接叫出了他俩的名字,于是他转向唐柔,问道,“我们见过么?”

唐柔一脸莫名,刚要开口说认识,便看见地上自己过分长的影子,猛然想起现在自己是个男的,连忙改口道:“远远地打过一次照面,你们大概不记得了。我是兴欣那个唐柔的哥哥。”

咦咦咦咦咦咦咦?

女神的哥哥!

杜明眼睛一亮,望着唐柔脸上微微泛着红。如果跟哥哥搞好关系……说不定也能跟女神拉近点距离?

杜明暗恋唐柔在轮回,甚至在兴欣都不算是个秘密,连唐柔自己都听说了,但也不曾在意。

从小到大喜欢他的人很多,像杜明这样笨拙弄得人尽皆知却还不敢跟他说句话的人也有,可此刻唐柔看杜明的样子像是发烧了,眼睛亮闪闪的,脸颊发红,仿佛把所有心思都写在脸上,脑袋上方简直要具现化出一个小灯泡。

毫无理由,他就突然觉得这男孩子真有意思。这样的一点天真气像是没长大——但他绝不是一个幼稚的家伙,只要交过手的人便知道杜明并不是小角色——这样的反差勾起了他的兴趣。

唐柔弯弯嘴角,对他说:“你是杜明吧,我应该没记错的。”他有心逗一逗他,做回忆状,“唔,唐柔跟我说起过你。”

“真的?”杜明惊喜道,被心上人惦记的欢喜晕晕乎乎冲上云霄,砰的一声炸开,小世界里满天都是好看的烟花散落。

 “真的啊。”唐柔看着他微微笑,杜明不加掩饰的惊喜让他心生好感,“我还听说你喜欢我妹妹,是不是真的啊?”

“我没……”

“老实说,不许撒谎。”唐柔利落地终结了他下意识的否认,“如果让我知道你撒谎的话,我回去就让唐柔抽出时间,回家相亲。”恩,说自己的名字,还真是有点奇怪啊。

这是什么威胁啊!吴启默默腹诽,望着杜明被心上人哥哥逗得不知如何是好窘迫样子,觉得有点没脸看。

啧啧,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的玩笑也这样当真,果然沉浸在恋爱中的人不管是否双箭头,都会导致智商降低啊……

唐柔笑起来:“我开玩笑的,不用紧张啊。怎么样,你要不要贿赂一下我,说不定我在阿柔面前会给你说好话喔。”

他拿出手机,“我这次大约会在S市留一周,你还有机会。怎么样?”界面调至拨号页,唐柔向杜明挥了挥手机,“考虑的如何,电话报给我,留个号码吧。”

杜明正急急忙忙地存电话,突然停下问他:“那个,你怎么称呼?”总不能就叫唐柔哥哥,也太不尊重了,而且也怪怪的。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唐柔内心还没谴责完自己,就被临时扯谎的紧张带着跑,张口便是:“我叫唐大柔。”

分明夏风微醺,此刻却有了秋风萧瑟之感。杜明有点接受不能地问:“唐大柔……也是那个‘柔’?”哪有男孩子用这个字的,他实在有些费解。

“柔远能迩的柔。”唐柔镇定道,“父母希望阿柔能性子温婉可人,希望我处世有道,干出事业。”

杜明一脸不明觉厉的样子,点点头,坚信不疑地在电话簿里输了他的名字。

一旁的吴启略微困惑地挠了挠头,他怎么觉得唐柔哥哥这么奇怪呢?对于妹妹的追求者也太上心了些吧,莫非唐柔真对杜明有意思,他们全不知道?

 

事情的发展有些奇妙又仿佛无比正常,杜明一连几天都领着唐柔在S市转悠。他发现唐柔的哥哥对一切都充满了兴趣,逛公园,看电影,五花八门的活动一样接着一样,甚至还充满热切地让他陪着自己去郊区水库抓鱼……结果,下水的只是自己而已。

“喂喂——”他拧着湿漉漉的T恤下摆发出抗议。唐柔选择性地忽略了杜明的控诉,边笑边蹲下去帮他拧干裤腿,然后一本正经的夸他:“杜明,你真棒。”

“明明说要来抓鱼的是你啊。”到头来只有自己弄得浑身是水,杜明撇撇嘴,低头看着唐柔头顶的发旋——两个,听说两个发旋的人总是特别聪明。

“好吧好吧。”唐柔笑呵呵地拍了拍杜明裤脚上沾着的细沙,“你不就不甘愿只有你湿了裤子么?得啦,哥哥我满足你。”他满不在意的往水里走了几步,流水立刻打湿了半身,“现在呢?还怨我吗?”

杜明有些不自在的摸了摸脑袋,垂下眼睛笑了,仿佛是生了气的小孩子尝到了糖果的甜味,忍不住地翘起嘴角却仍想装着不快活:“鱼呢?一只都没抓着。”

“随他去吧,什么鱼不鱼的。”唐柔扯了扯贴在身上的衣物,原地跳了几下,对杜明说,“今天也谢谢你,过得很开心,”他望着杜明的眼睛,发自内心的笑着,“回家吧。”

那是个天朗气清的下午,云雾阻了阳光,风也温柔,将衣服上的水气一点点带走。唐柔和杜明走走停停,车站在不远小镇上,有不短的距离。顺着乡间小路一路走着,两人都极其狼狈,湿漉漉的衣服贴在身上,黏腻滞重逐渐变得干爽起来。

穿过芦苇丛的时候杜明扯了一根握在手上,走在唐柔身后。他晃着芦苇,在蓬松的花虚晃出的屏障后看着唐柔的背影。

“杜明?”唐柔转过来,伸手想要扶他“怎么不说话了?路很难走么?”

芦花那一头显出唐柔的面孔,朗目疏眉。那张脸在日光下与他恋慕的姑娘并不那样像,与那天晚上不同,杜明清楚地知道这并非那个爽朗秀丽的唐柔。虽然他们都有着出挑的身材与容貌,手指都那样修长好看,但他并不是分不清。

可就算是这样,他还是莫名其妙的呆了几秒,等回过神来已感觉脸颊上热辣辣的烧起来,由耳后一阵阵地烫起来。

“杜明?”

“没事!”

他像被唐柔疑惑的语气刺中,慌张地握着耳朵快步走到前面去了,并没有看见身后唐柔微微绽开的笑意。只是心乱如麻的想着,对女神的哥哥心动……这算什么设定?

 

杜明在宿舍思考了很久,终于定下心来将自己的反常划入“思慕女神综合症”,但同时也对自己下了一个意味不明的命令:躲开唐大柔。

决心既定,他本来正苦手于找个理由推拒唐柔的邀约,结果突然接到通知说明天战队BALABALABLA,于是飞快地给他回短信:“明天战队有事,去不了,抱歉啊。”

唐柔的短信来的更快:“没事,我等你。”

杜明没敢给他回短信,更别说打电话,辗转反侧了一整夜,直到第二天早晨脑内还在天人交战,不知该不该去。

“喂杜明。”吴启打量着他,“牵肠挂肚着你女神呢?人都憔悴了不少啊。”

不不不我苦恼的是女神她哥啊!杜明在心里狂呼,然后弱弱地回答了一声恩算是承认,神经质的将手机屏幕摁亮又关上,反反复复看着未读短信提醒,直到被短信铃声打断思绪——

“我到了,在你们俱乐部门口等你。”

等他回过神来,已经英勇无畏地跟江波涛请完假,出现在了唐柔面前。

“嗨。”唐柔气定心闲地挥挥手,“这么快?还以为你要很久。”

“恩,没什么事我就下来了。”杜明还有点喘,被他硬生生的压下去,摸摸鼻子掩饰道,“你怎么不站在树荫底下?!还有啊,你怎么不去见见唐……柔?她不是来S市了吗?”

唐柔漫不经心的笑笑:“我工作也忙,听说阿柔会来S市玩,这次是特地请假过来看看她的,不过她这几天一直都在陪几个朋友,挺忙的。我这当哥哥的哪有打扰她的道理,不过在这留着把假期消磨了而已。”

他是真不在意,反正都是他瞎说的。

但杜明看着便不是那个意思了,只觉得这个男人一个人在S市没有朋友,独有一个妹妹,却还没空照顾他。看上去特别落寞的样子,否则不会这样频繁地约自己一个新认识的朋友出去,却还强装着这幅不以为意的模样。

他心里突然就有点酸,于是大步上前郑重的拍拍唐柔肩膀,许诺只要唐柔来S市,他杜明就无条件地作陪,绝不含糊。

“怎么,今天想去哪里?”

“你们这有寺庙么。”唐柔想了想,突然说,“我想去看看。”

这个时代善男信女并不多,寺庙之类的地方除却节日总是很少人,况且此时已近中午,更是人烟稀少,诺大寺庙仿佛是有他们两个香客。

杜明随着唐柔一起点了香在佛前拜了,起身时看见他仍长跪不起,合目不语的认真模样让他好奇。殿内烟雾缭绕,收起供奉菩萨的瓜果,杜明问他:“你许了什么愿?”

“希望一切回归正轨吧。”

“等等,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啊!”

“是吗?”唐柔没有看他,只在唇角漾开了温柔的笑意,“那就不灵吧。”

 

杜明的确说到做到,从此之后他不仅陪唐柔逛遍S市,还挖空心思地找好吃好玩的地方让他开心。

“我说杜明啊。”吕泊远咂咂嘴,“你怎么就对他这么上心呢?正经的人家妹妹都没上手呢。”

“啧,你不懂。”杜明头也没抬,飞快的用手机搜同城资讯,恩,今天想带他去吃城南那家牛肉面,几路车比较近来着?

“是是是,你最懂行了吧。我看你啊,就是追姑娘追偏了的典型,本末倒置,”他抽出一张小纸片,“给你个好东西哈,孙翔特地给你弄来的。看看是什么?唐柔的电话号码!还不拿去供起来。”

“啊?”总觉得自己没有想象中那么高兴,但还是一把抓了过来,看了好几遍却觉得略眼熟,杜明盯着那行数字百思不得其解:总不见得自己在梦中见过吧。

“乐傻了啊,还不赶紧存起来!”

杜明一叠声应着,忙不迭将号码输进手机,然后,立刻便看见了号码下出现的一行小字——联系人:唐大柔。

“你确定……这号码没错?”

“没错啊,孙翔直接找陈果要的,他俩都一块出去玩了,还能错吗?”

一时间很多事情都联系起来。第一次见面,在俱乐部前昏昏暗暗的灯光下,他看起来跟唐柔那么像,开口就叫出了自己的名字。他说有个妹妹叫唐柔说起过自己,脸上带着玩味的笑意。他自我介绍用了一个粗糙的假名,那本是一眼就能看出的谎话。他找各种各样的理由约自己出去,干净利略毫不犹豫,这就是她的性格。

而且因为他知道——知道杜明无法拒绝心上人的兄长。

 

“我工作也忙,听说阿柔会来S市玩,这次是特地请假过来看看她的,不过她这几天一直都在陪几个朋友,挺忙的。我这当哥哥的哪有打扰她的道理,不过在这留着把假期消磨了而已。”

他突然想起唐柔的话,如今只感到一阵无法适应。

杜明并不知道为什么唐柔会变成一个男孩子,而且他也不觉得奇怪,反正孙翔都变了,还有什么不可能呢……

但是他明确知道的是:唐柔骗了自己。

这些日子慌乱的小心思仿佛都成了一个笑话,吕泊远已经出去了,他一个人呆呆的坐在椅子上看着手机屏幕上唐柔的电话。

男孩子的唐柔,女孩子的唐柔,温和细心又喜欢逗他的唐柔,他暗恋多年却始终不敢上前说上一句话的唐柔,旋转着变幻,最终变成了如今这个欺骗他的唐柔。

杜明无所适从。

而唐柔的电话来得这样及时,那一头,他轻快的说:“杜明,说好今天要带我去吃牛肉面的,人呢,我已经到车站啦。”

“唐柔。”良久,杜明才下定决心,颤颤巍巍的开口,“你这样骗我,很好玩是不是?

“耍我耍的团团转,很好玩是不是?

“利用我的喜欢,像看个猴子在你面前变戏法……很好玩是不是?”

唐柔站在轮回俱乐部旁的车站,握着手机,手指紧了又松。

杜明已挂了电话,他对着话筒里的忙音,很轻很轻的开口:“说好一周……明明只剩两天了,还以为……也能过得很开心的。”

 

杜明陷入了谁都能察觉的一级低气压,轮回内几乎人人避之,却没有那个勇士敢上前干涉。

在被低压冷暴力了一整天之后,终于用猜拳推选出江波涛询问前因后果。

“我说杜明,怎么了这是。上次小孙给了你唐柔电话你都不高兴,该不是冲动告白被拒了吧?”江波涛温和小心地问,生怕踩着地雷。

“别跟我提她!”杜明冷着脸瞪他。

躲在门外的一干队友默默捂脸,一上来就引爆雷区,副队你这也太逊了把。

孙翔叼着根冰棍拨开人群走进来:“副队你先出去吧,我来跟他说。顺便把门口那一票人带走。特别是那几个!”他用冰棍点了点吴启吕泊远。

其他人呆着确实没什么用,知道唐柔变成男生的只有周泽楷和孙翔,而且这个罪魁祸首还一点负罪感都没有。

脚步窸窸窣窣地远了,孙翔关上门,一屁股坐在床上:“你不会还在生唐柔的气吧?”

杜明警觉地问:“他让你来的?”

“没呀,陈果指使我来的。”孙翔耸耸肩,“喂杜明,你真的在生他气?”

“你去让人这么当猴耍一次,再回来跟我说这些大道理。”

“我不是来劝你宽宏大量的,我不过在想,我认识的杜明真的就因为这一个原因发这么大火么?”他说,“我觉得你不像生气,比较像是恼羞成怒,嗯。”

“反正是一回事。”杜明看着窗外,“见了他就难受,就这样。”

孙翔拍了拍他肩膀,偷偷瞥了眼自己手心里记着的唐柔发来的那些字,问他:“你到底是因为他骗了你生气,还是因为……呃……还是因为他骗了你喜欢上了身为男孩子的他而生气——等等卧槽,你别赶我出去啊!”他扒着塑料凳,努力抵制杜明突然爆发的力气,“可是你也要想想,唐柔她当了十几二十年的女生,突然一觉起来发现自己上厕所得站着了……”

这个话题实在有点窘,两个人对视了一眼,杜明忿忿的松了手,孙翔咳嗽了两声,继续说:“她那时候也才刚变成男孩子,见了你们又不知道怎么说,当然只好随口撒个谎。说了一个就有第二个,滚雪球似的下来,当然就越说越多啦。”

杜明低着头,不作声。

孙翔有点恼了。

“杜明你烦不烦,如果不是真想见一个人,唐柔会一直约你出来?”孙翔站起身来,一脸的不耐烦“他是你女神吧?你不是喜欢他吗,他都这样了你还蠢的坐在这里吃东西?”

杜明:“……………………”他抗议,“我没有在吃东西!”

孙翔翻了个白眼:“不管了,反正我话已经带到了!”

杜明坐在椅子上,调出手机的信息栏,戳开看见的第一条,就是那天挂了电话唐柔发来的一句对不起。

干脆利落,言简意赅,大概,也不知该如何对他说。

“真糟糕……”

杜明嘟嘟嚷嚷地扯过被子蒙住头,握着手机迷迷糊糊的睡去。

要说对不起的,好像不只有你啊。

 

虽然他不善表达,生性腼腆,但决定好了的事情硬着头皮也要做。杜明的确经过了一番艰难的天人交战,但时间大约不长——因为翌日清晨,他已经被迫被孙翔挟持到了公园门口。

唐柔在那等他。

这两个家伙果然是一伙的!!!!

杜明郁闷。

两日来初次见面,彼此都有一点尴尬。杜明破罐破摔,索性板着脸对他说:“我就是来践约带你去吃牛肉面的,什么意思也没有。”

然后在宁静的日光下,唐柔却看见杜明的脸又一点一点的红起来了。

假日里少了学生们,早班车几乎没有人坐,他们一前一后坐在窗边。空荡荡的公车载着他们,才几日不见,二人却都有了恍如隔世的怀念感觉。

“唐柔。”

拉环摇晃着,发出细微的吱嘎声,杜明望着窗外飞快掠去的商铺店家,突然就不由开口,喊了他的名字。

“恩?”唐柔轻轻的应着,很小声,杜明几乎没有听见。

“我确实在生你的气,但是我也觉得自己该跟你说一声对不起。那天说重了,我知道你不是有意。”他说着,没敢回头看唐柔。

这些天的相处和熟悉,让他已经没有办法完全把唐柔当女神看,杜明也终于稍微坦诚了些:“我可能还会生你的气,但是我不想讨厌你。所以唐柔,等到了站下了车,我们就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了,重新认识一次,好不好?”

他始终没有回头,所以并没有看见唐柔脸上泛起的温柔笑意,他只是听见了那个人应着好啊——那个他喜欢的女孩子,那个欺骗过他的男人,旋转旋转,最终,成了他身后轻轻回应的唐柔。

 

清晨的风微微凉,唐柔望着窗外的店铺,想起那日在寺院许下的那一个愿望。

不灵就不灵吧。

他余光望见杜明泛红的耳朵,突然觉得,当个男孩子也没什么不好的。



***

柔哥的性格就是这样。

【对他有兴趣了?那就上呗。】

我最喜欢苏苏的柔哥了,柔哥,让我做你的杜明吧呜呜呜!!


  768 31
评论(31)
热度(768)

© 惊扰眉间相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