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扰眉间相思

孙翔心头肉❤
写作罗颂,读作甜颂
亲妈不虐,专业傻白甜一百年

头像from亲友糕,感谢厚爱 ( ✿>◡❛)
算是退圈,可能有时候打了鸡血会回来放文。

 

【周翔】The Rose(七夕贺文)

 @一块热米糕 抓住了七夕的尾巴……累。

本来想叫赠人玫瑰,手有余香……个鬼啊!

最后还是接受好夭的提议,改成了逼格比较高的The Rose……

一天都在考试!但是!我还是!抓住了七夕的尾巴!赶在结束前一分钟发了!

我爱我自己!(x)

————————————

 

孙翔拎着平板,吃着江波涛给他买的肯德基全家桶,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儿。

于是他果断放下吮指原味鸡,准备出门看看。

这次他机智的没有去敲队友的房门,直接下楼,拐进了休息室。

休息室里,一群队友正在沙发上排排坐看电视,吃着薯片喝着汽水儿,一片其乐融融之景。

不对,还是有哪里不太对劲儿,但是又说不出来。

“你们……”孙翔说,“你们在干嘛?”

“啊?”吴启说,“我们在看电视啊。”

“对对。”杜明接道,“顺便吃点零食。”

不对劲……

看电视坐那么端正干嘛?!?!?!

孙翔皱了皱眉,找了个空位拎着个小板凳就坐下了:“那我也要看电视。”

“………………………………”

全部人似乎都紧张的挺直了腰杆,尤其是周泽楷,两条胳膊瞬间僵硬的像是随手一扯就会断掉一样。

“那个,小孙啊……”江波涛说,“你的全家桶吃完了吗?”

“啊!”孙翔突然想起自己吃了一半的全家桶,“没吃完!”

“哦,泊远在上面呢。”江波涛说,“你门关了吗?”

孙翔:“…………………………”

孙翔:“靠!他不会进去偷吃吧!!……不行,我得赶快去吃完!”

然后他就在众人的注视下登登登地又跑回了四楼。

周泽楷松了口气,脊背瞬间软了下来,露出背后挡着的花花绿绿的一片。

杜明抹了抹头上的汗:“哇擦,这小子这次学聪明了,肯定没问泊远就跑下来的……”

江波涛无奈地笑了一下:“要不是他脚步声大,指不定今天就给逮着了。”

周泽楷也不理他们,继续完成手上的活儿。

“不说了不说了。”吴启说,“快点儿吧,还有三天呢。”

 

到底是什么事儿还有两天呢?这事儿得从三天前说起。

星期天,休息日,没训练。

早晨十点,孙翔迷迷糊糊的推开休息室的门准备找吃的,就被眼前汹涌而至的怨念气息和足以把气息压制住的粉色气泡给惊呆了。

“这个从这里折过来,然后叠起来,翻面,再折……靠!你怎么那么笨啊!”

“是是是,我比较笨嘛,老婆最聪明么么哒。”

孙翔看着方明华一脸讨好的对着方嫂笑着,和队友们散发着浓浓的FFF团气息,缓慢的、面无表情的关上休息室的门。

一定是起床或者开门的方式不对。

他重新推开休息室的门。

“靠。”杜明说,“又来一个闪瞎眼的脱团狗。”

周泽楷笑了笑。

“?”孙翔没懂,“你们在干嘛?”

“过几天不是七夕吗?”江波涛一边努力的把手里的卡纸折折折,一边说,“刚好是休息日,方嫂来找方哥,顺便在教我们折玫瑰。”

“哎小翔要不要也来折折?”方嫂一把扯过莫名其妙的孙翔,塞给他一堆卡纸,“我先折给你看看!”

她非常熟练的折了一朵玫瑰,然后把讲解图放在他面前:“小翔自己练练哈,我去看看小周的。”

周泽楷折了半天才折出一只像样的玫瑰,方嫂夸他:“小周挺厉害,折的很漂亮喔。”

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把玫瑰放在一边。

方明华跟条大型犬一样凑上来,捧着自己折的邀功:“那我的呢?”

方嫂:“嗯,你折的也挺厉害。”

方明华心花怒放:“真的吗——!!”

方嫂面无表情:“能把玫瑰折成菊花的样子,也是挺厉害的。”

…………………………

方明华难过的想把卡纸给吃下去。

孙翔咬着牙试图把一个小角塞进细缝里,在第三次弹出来以后,他彻底放弃了。

“我要去吃东西。”孙翔说着,有点羡慕的看了看周泽楷旁边放着的几朵漂亮的玫瑰,“你们玩好!”

 

下个星期六就是七夕节。

队友都还在休息室玩玫瑰,孙翔一个人孤零零的趴在训练室的电脑前翻着手机日历。

和周泽楷在一起的第一个节日……

可是战队又没有放假……

只能晚上出去看场电影了。

靠,连出去玩都不行!

孙翔自暴自弃地点开电影院的网站,敲定了场次,选了座位,定了两张票。

最后才是点开荣耀。

 

吃午饭的时候他就觉得有哪里怪怪的。

好像所有人看到他都很紧张,似乎在躲他的样子。

“哎小孙。”江波涛喊他,“你之前不是说想吃香辣蟹吗,给你买了一份放你宿舍里头了,上去吃吧。”

孙翔惦记着香辣蟹好几天,听到这个顿时什么都不想了,喜笑颜开的给江波涛道谢:“江副你真是太好了!!!”

“嗯嗯嗯好好好。”江波涛一边微笑着点头目送孙翔上楼,一边冲着杜明去了几个眼神。

杜明摆了个OK的手势。

孙翔在房间里满足的吃完了香辣蟹,洗洗弄弄清理干净了,正想去休息室找人打扑克,才突然意识到大家可能都已经上来午休了,底下应该没人。

他站在门口犹豫了许久,怕影响江波涛休息,又不想打扰恋人,也没好意思去问方明华,吴启一向是睡得最早的,他在吕泊远和杜明中游离了一会儿,最后选择敲了敲杜明的房门:“杜明?你睡了吗?”

杜明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准备睡啦,小翔怎么了?”

“没有。”孙翔说,“没事儿。”

“没事儿你就早点休息。”杜明装作打了个哈欠,耳朵贴在门上,小声说,“虽然是休息日,但是下午还要去刷材料呢。”

“嗯好。”孙翔说,“午安。”

杜明:“午安!”

孙翔回了房间,听到咔哒一声响,杜明慢慢打开房门,蹑手蹑脚的走了。

 

第二天是周一,照常训练。

结束了早上的练习,孙翔伸了个懒腰,脖子左扭扭右扭扭,活动了下肩膀,然后招呼周泽楷:“走啊,去吃饭!”

周泽楷犹犹豫豫的拔卡。

“?”孙翔不解,“磨蹭什么啊?”

周泽楷有点慌,下意识的就回道:“没………………”

“小孙。”江波涛打断他,“你不是一直想尝隔壁街新的蛋包饭店吗?我刚才出门的时候想起来了,给你买了一份搁你房间了。”

……啊……?

你刚才有出门吗?

孙翔有点疑惑,奈何江波涛的座位离他有点远,他也不太清楚,再加上被蛋包饭三个字吸引了注意力,只是忙不迭的点头:“好好,江副你真好!”

然后又欢欢乐乐的回了自己房间。

周泽楷松了口气,有点愧疚的望着门的方向。

江波涛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啦小周,不会发现的。”

周泽楷点了点头,江波涛给吴启使了个眼色,吴启敬了个礼,表示了解。

 

孙翔吃着热腾腾的蛋包饭,总觉得哪里很奇怪。

于是他这次特地挑早了出去,不去敲杜明房门,跑去敲吴启的房门。

“吴启啊!”孙翔说,“睡了吗!?”

“我准备睡啦!你大中午说话不要辣么大声!”吴启可以压低声音说,“别吵到副队他们睡觉啊!”

孙翔:“哦哦……”

他被吴启一说,想着估计大家都回自己房间了,于是他跑回去吃完了蛋包饭,又是洗洗弄弄就去午休了。

 

然后就是开头出现的第三天。

 

第四天的时候,孙翔终于坐不住了。

江波涛连着三天让他离队活动,结果今天他就没再帮他买吃的了,孙翔如愿以偿的重新又回到食堂吃饭。

然后就是各回各家,各睡各床。

但是!尤其是第三天在休息室里,孙翔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对,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难道周泽楷要劈腿?!

孙翔大惊失色。

也不对,劈个腿怎么会有一群人在围观喔……

孙翔想不通。

在打比赛以外的地方动脑本身就不是他所擅长,他也干脆不再想了。

反正周六就是他和周泽楷的第一个七夕……嗯……好吧,半个七夕。

……

………………

…………………………

可是半个七夕也他妈是七夕啊!!!

孙翔站在电影院门口不停的看表,气的转来转去。

半小时前他提早从俱乐部出来领票,叫周泽楷记得早点出来,半小时后周泽楷还是人影都没见着,连手机也拨不通。

这家伙居然迟到!居然迟到!!!

孙翔气的。

他靠在墙上,右手拎着刚才从卖花小妹妹那买来的一朵玫瑰,没完没了的看手表和拨手机。

没人接。

孙翔愤愤的咬了一下牙,准备自己一个人去看完电影。

“孙、孙翔!”

孙翔脚步一顿,转过身生气地把手表举到周泽楷面前:“周!泽!楷!你看看你都迟到多久了!!……嗯?”

末尾的语调变成了疑问,怀里被猛地塞进了一个大东西的孙翔一下猝不及防的险些摔到地上去。

孙翔目瞪口呆:“????????”

“经理刚刚找。”周泽楷慢吞吞的解释迟到的原因,然后又指着花有点委屈,“998……还差一朵,来不及……”

孙翔:“……差一朵?”

周泽楷:“刚刚出租车……撞坏了。”

“……………………”

是花撞坏了不是车撞坏了!!

孙翔无语。

 

孙翔看着花半天,把自己右手上那朵玫瑰插在了中间。

“嗯,这样就是999朵了!”他说。

 

周泽楷瞬间笑了。

因为恋人的手没空,他只好拉了拉孙翔的袖子提醒:“烟花。”

天空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放起来烟花,绚烂非常。

 

卡纸折成的玫瑰花比正常大小的玫瑰花小了许多,孙翔看着怀里五颜六色的纸花,原本等久了的不耐烦的火气也如同现在天空中绽起的烟花四散开后的星火一样,风一吹就再也瞧不见了。

 

余下的就是一份满的快溢出来的,名为喜欢的心情。

 

-END-

 

孙翔:“周泽楷啊。”

周泽楷:“嗯?”

孙翔:“这玩意儿你什么时候弄的????”

周泽楷:“……午休。”

孙翔:“……靠!你们午休就是在赶这个才躲着我?!”

周泽楷:“嗯……”

孙翔想了想:“那后来怎么就不躲了呢。”

周泽楷:“都会了,就回房间。”

孙翔:“……………………”

 

孙翔鼻子抽了抽:“嗯?不对……这什么味儿?”

周泽楷:“……纸花不香。”

孙翔:“……………………”

孙翔简直崩溃:“纸花不香你也不能朝着玫瑰喷桂花味的香水啊!这香水方嫂的吧?!!??!”

 

江波涛:“幸好赶上了。”

方明华:“挺好挺好。”

杜明:“赶了那么多天!”

吴启:“还不如烧死他们!”

吕泊远:“脱团狗!汪!”


  568 10
评论(10)
热度(568)

© 惊扰眉间相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