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扰眉间相思

孙翔心头肉❤
写作罗颂,读作甜颂
亲妈不虐,专业傻白甜一百年

头像from亲友糕,感谢厚爱 ( ✿>◡❛)
算是退圈,可能有时候打了鸡血会回来放文。

 

【周翔】妄想症

小周生日那天要上课,提前祝生日快乐!

前几天重新回顾了马陆太太的《八十天拯救世界》和《绘师学徒丽丽安》,然后才开了这个脑洞。

不知道大家能不能看懂!


1.

 

“大家在生活中,有没有点亮什么特别的技能?”
进行访谈的主持人总是会挑最能挑起气氛的问题来问,这种日常问题是粉丝们最爱听的,而轮回的众人也是相当地配合。
方明华挠了挠头,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打毛衣的速度挺快……”
主持人夸道:“真不愧是联盟结了婚的好男人啊!”
吕泊远随即不甘示弱地说:“我可以同时拿五只笔写字!”
现场静默了几秒,场下哄堂大笑,这种学生才会用到的技能,显然引起了许多人的共鸣。

吴启自豪地挺起了胸膛:“我可以用舌头把樱桃梗打结!”

“那有毛用,”杜明毫不留情地拆穿他,“首先你得有个女朋友。”

他顿了顿,又飞快地补充:“或者男朋友!”

吴启迅速越过吕泊远,无情地殴打了杜明一顿。
主持人满眼笑意:“那江副队呢?”
“我啊?”江波涛认真思索了一下,“我总觉得我有一个了不得的读心术技能呢。”
“比如?”主持人看他在那儿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简直要笑翻了,“像是对着周队时,总能翻译出他内心的想法吗?”
“不止哦。”江波涛笑,“比如杜明现在应该在想,‘晚上的甜点就是绿豆糕好了 ‘。”
杜明:“…………”

还真被说中了…………会读心术的江波涛真可怕!
“那周队呢?”主持人将问题抛向压轴的周泽楷,台下一阵欢欣的雀跃声。
“我……”周泽楷忍不住看着自己的手,眼神有点发直。
“嗯?”主持人发出了带着疑问的鼻音。
………即便说出来,也是没人会信的。

周泽楷握了握手,轻声回道:“做手工……”

台下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呼喊着男神好萌,周泽楷忍不住又摊开手掌,盯着空无一物的掌心发呆。

他是第一次,对自己感到了恐惧,那不经过他允许,就随意附着在他身体上的能力。

 

2.

 

“孙翔,战队希望你能和小周再多练练合作,你们的默契度还是不够,磨合时间太短。”周泽楷靠在门上,盯着自己的脚尖发呆,门后传来经理的声音,“这样就去打比赛,太危险了。”

“行,知道了。”他听见孙翔这么回答道。

“那你去训练吧。”经理下了逐客令,周泽楷连忙换了个位置,刚刚倚靠着的门被打开,孙翔走出来,看了他一眼,然后顺手带上了门。

“走吧。”孙翔说。

两个人沉默地走着,周泽楷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不认识孙翔,准确地说,是之前不认识他。

因为他清楚地认识到,自己现在正在做梦。

他的梦里,什么都与现实一样,无论是队友,还是敌手,却唯独多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孙翔,横冲直撞,不知怎么划开他的梦境进来的。

周泽楷连着一星期都在做梦,梦境是延续的,而且梦里的时间过得飞快,现实的一星期,梦里的一个月,从他第一次做梦,梦见自己站在俱乐部大楼的大厅,接着孙翔就经过感应门进来了,带着满眼不服输的利刃。

“我是孙翔。”周泽楷听到他这么说。

后来他在梦里上网搜了搜孙翔的资料,七期生,年纪小,从越云到嘉世,嘉世覆灭,最后连人带账号卡被轮回以2800万收购。

周泽楷感到了陌生。

多了一个攻坚手的轮回,以强硬的姿态一路领跑,挺进入了第十赛季的季后赛。

“经理叫我们多磨合磨合。”孙翔率先打破了沉默,“平常都是在练基本功,要不晚上加练吧,开小号去竞技场。”

“好。”

孙翔笑了,他拍了拍周泽楷的肩:“周泽楷,一起加油吧!”

“嗯!”

 

周泽楷醒了。

 

3.

 

“小周,你下午还有一个广告要拍,所以经理就给全队放假了,杜明说要跟你一块儿去,大概是唐柔妹子会跟着苏女神一起去。”江波涛礼貌地敲了敲门,推开后迅速地说了主题,然后被周泽楷极差的脸色惊到了,“你怎么了?!”

“……”周泽楷虚弱地翻了个身,说不出话来。

“等等小周,你发烧了?”江波涛有点紧张,再过一段时间就要开始打比赛了,这个节骨眼上出问题,会大大影响士气的。

周泽楷把食指抵在唇上,摇了摇头,嘴唇苍白,两颊却泛着不自然的红。江波涛也不敢声张,他一个人抬不动周泽楷,只好去找了方明华。

方明华毕竟在游戏以外奶不了人,他俩合力将周泽楷扶到队医处,亏得是午休时间,大伙都在睡觉,没惊动其他人。

“他太累了。”队医一边拿药一边说,“你们的训练强度会不会太大了?他这明显有点积劳成疾,稍微注意点啊,队长倒下了是很麻烦的。”

经理在旁边忙不住地点头,江波涛和方明华也觉得周泽楷太累了,不仅要训练,还要带着大家参加采访,自己还有额外的广告要拍。

“让他在这睡一会吧,吃了药会嗜睡,一会出了汗就好了。”队医给他掖了掖被角,“小周,把被子盖严实点。”

周泽楷翻了个身,将被子拉到嘴的位置,疲惫地闭上眼睛。

他能不累吗?

周泽楷发现自己又站在了训练室的门外,面前还是笑着的孙翔。

现实生活中一堆事情要忙,梦境里还要加练,大脑根本就没有一点休息的时间。

“周泽楷?”孙翔晃了晃手掌,“发什么呆?”

“没事。”周泽楷看着孙翔,突然就觉得没什么了,“走吧。”

多么棒的一个人。

周泽楷觉得,他真的没什么事了。

 

4.

 

第十赛季的轮回也如同第八第九赛季一样,气势太强了,季后赛的几场比赛里,赢得那么气势汹汹,但最后,却也输得那么理所当然。

“他是一位伟大的选手。”周泽楷说。

“期待下次能再和他们一决胜负!”江波涛补充道。

孙翔沉默着,刚才的六点五秒太震撼,以至于让他现在还有点恍惚。

但是输了就是输了,输得无话可说。

胜败乃兵家常事,回到俱乐部的轮回众人已经迅速调整好了心态,气氛还是很活络的。

“下次!一定会再拿个冠军的!”吴启捏着拳头说,“所以一定要记得让我首发!”

“……”周泽楷哭笑不得。

他摊开手,想要做些什么,但是什么都没出现。

周泽楷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又醒了。

被热醒的。

 

“小周啊,”队医的脸出现在上方,周泽楷眯着眼努力适应着带着微弱亮光的周围,“你还有点低烧,不过退了一些,小方给你拿了换的衣服来,你换下,不要烧还没退又加上感冒了。”

周泽楷点了点头,摸着自己汗涔涔的衣服有点无语。

身体感觉好了许多,不像之前那么虚软无力,他飞快地换上干净的衣服,又重新躺回床上闭上了眼。

他还有很多,很多很多话,想对孙翔说。

迫不及待的。

无法遏制的。

但是回到梦里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却不是延续的了。

周泽楷这次是出现在自己的宿舍里,门口传来敲门声。

他打开门,孙翔站在面前。

想说些什么,不要难过,不要气馁,我们还会有下一次的冠军,我们的双一组合。

也可能是我喜欢你。

但是他什么都说不出来,因为孙翔突然笑了,然后张开手臂抱着他。

“周泽楷。”孙翔在他耳边说,“真想去你那个世界看一看啊!”

 

其实孙翔什么都知道啊。

他知道自己只是存在于周泽楷的梦境里。

周泽楷醒了以后,烧也退了,他看着自己的手心,突然觉得很难过。

 

5.

 

自那以后,周泽楷睡觉再没做过梦了。

他不会再那么疲劳,但心底的思念却愈发膨胀。

他想把孙翔带到自己的这个世界来,周泽楷想要这么做。

生活中有没有点亮什么特别的技能?

周泽楷有,他有一个非常特别的技能,让他自己感到恐惧,却什么都不敢说。

他能将妄想中的活物,变为现实中的东西。

 

记得第一次发现这个能力是在初中的生物课上,老师带着大家去实验室,让大家用显微镜观察金鱼尾鳍内血液的流动。

周泽楷的搭档是个很霸道的男生,独自一人拎着金鱼浇水制片观察,他连插手的机会都没有。

周泽楷脑内想的总比嘴上说的多,他也懒得去和那男生争,一个人静静地坐在一边看他做,但却也忍不住想到,要是再有一条金鱼就好了。

他在脑内描绘那个金鱼的外型,然后盯着自己的手心。

金鱼就这么突兀地出现在他手上,活蹦乱跳了不到三秒就一动也不动,然后又过了两秒,化作一缕白烟消散了。

周泽楷:“……………………”

周泽楷:“?!?!?!?!?!??!??!”

周泽楷:“金鱼……”

男生忙着调细准焦螺旋:“等我观察完再给你!”

须臾之间的事,没人发现。

周泽楷忍不住想再试试,但是金鱼滑腻腻的触感还停留在指尖,他也不敢试了,于是他在脑内描绘了一支水笔。

笔壳,笔芯,笔芯尖头的滚珠……

少年时期总是有的中二病的,周泽楷也不例外,这个能力简直帅翻了!他期待地看着自己的掌心,却什么都没出现。

笔不行,那植物呢?

他努力回想生物课上教的植物的脉络,一株草,上面有一朵紫红色的小花。

手上就这么出现了这株植物。

只能创造活物吗?

后来周泽楷把这株植物带回了家泡在水里,它活得比金鱼长久,两三天后才化作一缕烟。

大约存活的时间取决于所描绘的生物构造的细节,如果当初给它描绘了根茎和再细致些的细胞,它大概就能活很长一段时间了。

世界上的每一个生物的构造,都是很值得深思的,每一个器官都有它的作用。周泽楷创造金鱼时,描绘的只是它的外壳,所以在出现之后才会飞快地死亡。

刚见到世界就要消失,周泽楷莫名觉得,自己挺残忍的。

 

6.

江波涛目瞪口呆的看着周泽楷在休息室拆开一个包裹,里头摆着《人体解剖学》和《人体构造学》。

杜明吓哭了:“队长这是要干嘛啊!”

“不知道啊。”吴启有点发怵,“所以以后队长准备从‘除了治疗以外无所不能’变成了‘无所不能’吗?”

方明华:“……小周,你这是在抢我饭碗!”

周泽楷不好意思地笑笑,又把书塞回包裹里,搁在一边。

慢慢来,周泽楷。

你要创造的是一个人,不是以前总是在实验的植物或动物,你要创造的是孙翔。

慢慢地,不着急,你要创造的是孙翔。

不仅是他的身体,他的外貌,甚至于他的人格和他对世界的认识,都会是你一手创造的,这个孙翔他存在过,但是他只在你的梦境里存在过。

所以,慢慢来。

 

周泽楷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在适应他这突如其来的能力。

他的能力并不是会把他脑海里所想的活物都变成现实里的东西,只有当周泽楷集中注意力,想要它变出来时它才会变出来。

闲得发慌的时候,周泽楷就会造些小动物,他会描绘出它们的心脏,心肝脾肺肾,血管。他给它们灌输顺从的思维,教它们自己是主人,但他对生物构造的不了解,导致他造的动物总是在一天内就会死亡。

是个残忍的能力。

 

周泽楷躺在床上翻看那些书,他得从脚开始,就着图解,在脑内慢慢地绘制着。

他必须弄懂人的身体构造和器官的作用,为什么能够走路,骨头的分布,怎么才会平衡,每一根神经的排序,血液的流动……这都是他必须去考虑的。

在梦里和孙翔长时间的相处,对他不自觉的关注,让周泽楷在绘制时不算太艰难。

孙翔的脚码,大长腿,185的身高,修长的手指,充满着力量的身体……

他的思维,人格,和对整个世界的认识。

 

他的孙翔。

 

他的手对着前方,然后孙翔就如同扬翅的鹰一般,躯体从手心前方飞快地出现,肉眼甚至可以在瞬间看到肌肉与神经在飞快地组合与有列地排序,最后跌落在床上。

 

“……”周泽楷脸涨得通红,慌慌张张地用被子把人包紧了。

“周泽楷!”孙翔睁开眼就先喊他的名字,带着兴奋和激动,“你的世界……”

 

“真棒啊!”

 

成功了。

 

7.

 

“喂,周泽楷,醒醒!”

周泽楷醒来,窗外一片灰暗。

“醒了吗?”孙翔凑到他面前,“你睡了一天了!从凌晨两点一直睡到现在……晚上八点啦!杜明下午吓死了,砸门进来的时候你都没醒!”

“孙翔?”周泽楷皱了皱眉。

“啊?”孙翔说,“你怎么了,还没清醒吗?”

孙翔拧了把毛巾给他擦脸:“江副他们在开会,大家都轮番来叫过你了,刚刚才轮到我,你怎么了啊?”

“……”周泽楷看着他,慢慢地摇了摇头,“没事。”

 

他已经,分不清哪里是现实,哪里是妄想了。

嘴太笨,脑内就会有千奇百怪的想法,像密密麻麻的弹幕一样。

渐渐地也就分不清什么是自己的妄想,什么又是真实的存在了。

 

那自己的那个妄想症能力,又到底是不是真的?

凭空地创造生命。

自己到底是不是,创造了一个孙翔?

 

“清醒了就穿衣服走呗!”孙翔把毛巾丢回浴室,“外面挺冷的。”

“嗯。”周泽楷扣好最后一个扣子,手撑在床上借力站起身来,“来了。”

 

一株草,上面有一朵紫红色的小花。

静静地躺在被子上。

 

哪里是现实,哪里是妄想,有什么关系。

反正有孙翔在,就够了。


-END-


 我想问问,你们看出了几个世界?


  806 30
评论(30)
热度(806)

© 惊扰眉间相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