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扰眉间相思

孙翔心头肉❤
写作罗颂,读作甜颂
亲妈不虐,专业傻白甜一百年

头像from亲友糕,感谢厚爱 ( ✿>◡❛)
算是退圈,可能有时候打了鸡血会回来放文。

 

【周翔】黄粱

*祝我自己成年快乐:)

*甜,不虐


黄粱


孙翔觉得自己睡了一个世纪般漫长。

他睁开眼睛的时候,觉得无论是世界还是自己,仿佛都是死了的,只有灵魂飘荡在世上。而身体又不太像是自己的一样,他拼尽了全力,却连手指也动不了一下。

于是他只能瞪着天花板发呆,连思考人生都做不到。

周围似乎拿帘子遮挡住了,小环境内十分昏暗而且安静,孙翔听到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强而有力,在胸腔里强硬的昭告自己的存在。

他感到了一种迟来的绝望,和劫后余生的恐惧,在汽车相撞上的一瞬间,他是连思考都来不及思考,就不省人事了,现在想来,只觉得全身止不住的颤抖,几乎想哭。

还好活下来了,他想,

然而这个房间十分的寂静,孙翔从醒来到现在都没瞧见有认识的人,父母没有,队友没有,医生也没有。

周泽楷也不在,祸事过后却没看见爱人和家人,孙翔顿时感到了一阵不适应。

他眼睛一瞥就能看到点滴架,里面的液体冒着细微的气泡,每隔一会儿就噗噜一下。

孙翔又开始将目标转向点滴。

…人生真是世事无常,我有点想看电视。

“……嗯?!”孙翔目瞪口呆地看着脸的正上方出现了一个犹如iPad大小的方框,框内水波荡漾。

不一会儿,方框轻松晃动了两下,逐渐显示出图像来。

孙翔“……!!”

这样的场景本该让人感到震惊,可当出现的他妈居然是新闻联播的画面时,孙翔只觉得一阵气闷。

他还没来得及仔细去看,就听见一阵敲门声,和一个温柔的女声:“孙翔先生?”

孙翔张了张嘴,这才感到喉咙干燥难耐,发不出声音来。

车祸的后遗症,正常,正常……他惋惜了一下自己好听的声音,自我安慰道。

外头的人似乎也知道他发不出声音,于是在敲门之后的自行地推了进来。

接着孙翔又听到一阵高跟鞋咔哒咔哒的声音,然后自己身边的帘子就被拉了开来,阳光从外面透进,让他忍不住眯了眯眼。

“孙翔先生,您好。”来人是个女护士,长得十分漂亮,声音温柔,“我感到房间里有很明确的思维波动就赶了过来,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国医的1202号护士。”

……什么什么医???

孙翔有点反应不过来,大脑就像生锈了一样。

这也是车祸的后遗症,他懂得。

“我先向您说明一些情况,病例上写,您是由于车祸致使的头部受伤,由…周泽楷先生签字授权我院对您进行科研实验,现在疗程已经结束,您的身体一切恢复正常,现在可能还不能动,再过约两小时就能做些简单的动作了。”

孙翔一面听一面觉得怪怪的,一开始他还在心里不住点头,越听到后面越觉得奇怪。

护士翻了下手里的病例单道:“您是2015年3月10日发生车祸,16日移交的国医。”她顿了顿,继续说道,“现在是2601年,与您之前的时代相差近五百多年,为了避免实验者在新时代的不适应,政府将会为每一位准备丰厚的抚恤金与生活上的帮助,包吃包喝包房包车包保姆包工作…”

孙翔:“……”

幻听也是车祸的后遗症……孙翔多想这样安慰自己!!

这是一个医学科学发达的时代,技术尖端到能将那些在医学落后时沉睡不醒的植物人们唤醒。

“这个计划在05年左右就开始研究,最先研究出的是病体保存技术,而唤醒技术直到两百年前,也就是您的时代的三百年后才逐渐稳定……稳定后国医就开始为实验者治疗,实验者的痊愈周期有长有短,比如您就在治疗后又睡了近三百年才苏醒。”

护士接着就开始介绍五百年后的世界了,孙翔却觉得大脑有些供氧不足,几欲晕眩。

“你说……”他艰难的开了口,声音像破锣一样,“是周泽楷…卖了我?”

护士笑了笑,对他明显没放对重点的问题和诡异的用词显得很平常,她解释道:“不是这样的,当时您的情况十分严重,要么只能在病床上等到身体自然死亡,要么只能孤注一掷地参与唤醒计划,周先生是希望能够救醒您的。”

孙翔心里好受了一些,但是又蓦地紧了一下。

“那他现在……”他迟疑道。

“……”护士抿了抿唇,眼神里带着点不易察觉的怜悯,“抱歉,国医规定,我不能说……”

孙翔怔住。

“但是,您应该是知道的……”护士说。

是啊,他该知道的。

五百年了。

孙翔只觉得心里忽然空了一块,让他茫然而不知所措。


 


醒过来以后的日子过的很快,护士每天都会来帮助他做复建,以保证快速恢复身体各项机能。


幸好孙翔身体底子还算不错,在医院养了半个月的膘就又能跑能跳了,但在搬出医院的当天下午,他又立刻住进了隔壁疗养院,连外面世界的天空长什么样都没看见。


用护士的话来说,就是“你将从一个白花花的房间,搬到另一个白花花的房间”。


入目即白。


床,窗帘,柜子……都是白的。


孙翔一开始还不知道这是疗养院,看着白的发亮的房间,不可置信道:“这就是你们给我安排的房子?”


护士笑道:“不是,只是有一些病人出院后无法适应新的环境,经常有一些精神上的异常,所以国医干脆规定,要开始新生活必须先经过疗养院的调理,确保安全才能正式进入社会。”


护士抬了抬下巴示意孙翔往前看:“那位先生是十二年前醒来的,刚醒来不久就去自杀,幸好被人拦下,一直在疗养院待到现在,如今也只是在浑浑噩噩的等待死亡罢了……”


孙翔看去,只能看到侧脸,苍白瘦弱,了无生气,男人看上去似乎只是在安静地看风景,但他觉得,对方可能是在想,若能打破落地窗跳下去,应该就能够死了吧。


他心知肚明,所谓的新环境是什么。对于病人来说,他们只是睡了一个酣甜的觉,可等睁开眼,身边的人却都死光了。


沧海桑田,物是人非。


这种认知曾经也让孙翔消沉了很久,周泽楷想让他活下去,那他就一定会好好活下去,但同时他还没有做好能够忘掉一切的准备,也不太想回忆起来,所以只能尴尬地咳了咳,护士适时的换了话题。


“其实只要没太大问题,过几天就能出去了。”护士宽慰道,“到时候会有政府分配的管家来替您办出院手续,房子虽说不是在中心区,但有配一部车给您,管家也都是有驾照的。”


“我大学都没上过,五百年前的高中毕业证放在现在能找到个工作?”孙翔似笑非笑,“难不成……我还是要打游戏?”


“这个……不知道该怎么说…”护士吞吞吐吐地说,“我先走了,再见!”


孙翔:“……”


护士飞快地走了,孙翔被另一位白衣天使接过,开始进行一些简单的心理测试。


虽然要面对一堆高大而又冰冷的机器心里感到十分诡异,但孙翔还是尽力去配合了,他适应环境的速度比医生想象的要快许多,大致可以归功于他平时总爱看一些未来科幻类的电影。


他的测试一切正常,心理非常的健康,更没有什么乱七八糟要死要活的毛病,然后就是入院几天进行全方位观察,看看是不是装出来的若无其事,最后身体也要再做仔细的检查,避免留下后遗症。


“很好。”疗养院的院长慈祥地笑了笑,拍他的肩膀,“小猴子心理8错,年纪轻轻的,千万8要寻死觅活的,绳命是辣么的井猜,绳命是辣么的枕贵,8是每一个植物淫都有俗醒的集会,年轻淫,世界辣么大,且行且枕惜!”


院长操着一口狗都听不懂的方言,让孙翔一阵头晕。


他连话都懒得回了,安静地坐在那儿等他那位素未谋面的管家到来,院长继续操着一口狗都听不懂的方言说个不停。


“打扰。”敲门声随着男声传进来,成功阻止了院长888的洗脑大法,接着门被推开,一个男人走了进来。


他穿着得体的西装,无一丝褶皱,黑发柔软,刘海斜着,略有些长,堪堪遮住半边眉毛,帅气俊美。


他带着微笑,话语简短道:“办出院。”


命运通常变幻莫测,它给孙翔开了一个大玩笑——让他变成了植物人,又给了他补偿——在五百年后醒了过来。


然而命运又给他开了第二个玩笑——它带走了他身边的所有人:亲人、爱人和同事们,却再次给了他第二个补偿。


男人一伸手腕,看了看表,动作干净利落,紧接着他又从西装内袋里拿出一根钢笔,笔身幽蓝,泛着冷光。


他签下了一个字。


周。


 


男人的字体俊秀,直接让孙翔沉浸在巨大的震惊中。

办完离院手续,两个人站在孙翔在疗养院暂居的房间,一个微笑,一个怔愣。

“周泽楷……?”孙翔怔怔地说。

男人的笑容几不可查地变了变,似有触动,但很细微,孙翔没发现。

他摇了摇头,像个彬彬有礼的绅士,礼貌地道:“我是周。”

孙翔:“…周?”

男人:“管家,周。”

孙翔:“……”

信息量太大,一时半会儿,消化不了,他觉得头有点痛。

孙翔觉得他得整理下,他虽然不善思考太深奥的东西,但最基本的逻辑还是在的。

他出了车祸,成了植物人,然后周泽楷将自己签给了所谓的国医,只是为了在未来的有一天他能醒来。

他是醒来了,却是在五百年后,一个医学与科技发达的时代,然而他却是孤苦伶仃,只身一人的醒着。

人生真他妈操蛋,孙翔想。

现在他不仅有了一大笔钱——疗养院的护工给他看国家为他拨下的存款时,数额大的让他咂舌——一套郊区的别墅,据说还配了一辆车,还有一个从样貌上来说,让他难以自然面对的管家。

相对无言片刻,男人眼中闪过一丝担忧,他似乎犹豫了一下,抬手碰了碰孙翔的额头,又飞快地摸了他的耳后,随后变回姿势挺拔的管家样子,关切地问道:“脸很红,生病了?”

孙翔一脸迷茫,他不知道自己脸上现在是什么样子,但自己的身体确实有些不舒服,男人的眼睛相当敏锐。


他说话简单利落,能用三个字说明白的绝不用四个字说,和那个人一模一样,看上去木讷无言,实际上心思细腻,像明镜一样。

孙翔知道,已经五百年了,再怎么像,也不是他。

但是,自己真的能把周当做另外一个人来看待吗?

做不到,孙翔有点恐惧,他太想念周泽楷了,想念的快要发疯。

他甚至有些怨,为什么要把他签给国医,为什么要让他在这个什么都没有的世界醒来。

矛盾的心理让他很难过。

为此孙翔觉得,如果没有一个替身,他大概会活的更难过。

想到就去做,这才是孙翔。

他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睁开时却是那副不可一世的傲慢样子,他在轮回时改了很多脾气,然而现在表现出来的却比在越云时还锋利。

孙翔自身的脾气,傲的让人难以想象。

“你是我的管家,周?”孙翔问道。

“嗯。”

“是我的人,都听我的?”

“是。”

“那从今天开始。”孙翔慢吞吞地说,像在努力压抑情绪,“你就叫周泽楷吧。”

周泽楷沉默了一下,微笑里似乎带着点无可奈何的宠溺,轻声说道:“好。”

好。

那个人也是这样,无论他说什么,都会站在自己身边,眼睛亮闪闪的,笑容腼腆,轻声应着:“好。”

孙翔觉得好不容易搭建起来的,铜墙铁壁般的心墙,顷刻间又脆弱的摇摇欲坠,马上就要崩塌了。

贼老天。

现在只剩自己了,自己一个人,而已。


 


孙翔确实从早上开始就感到身体不舒服,这不舒服攒了一个上午,终于爆发了,他还没来得及出国医大门就直接倒了,被周泽楷又扛了回来。

轻微发烧,免疫力低下,这是医生给的结果,孙翔默默地看着温度计上38.8度,对轻微二字略有些无语,又为自己以前的腹肌感到哀悼。

虽然不多,但是作为联盟里为数不多的有腹肌的宅男,他还是很自豪的。

“他的身体……跟我们有点不太一样。”医生努力给周泽楷解释,“可能是因为是五百年前的身体,他的免疫力很低,现在的小病毒也是慢慢进化来的,对于他来说,即使是小如感冒,可能都会引发一连串的病症。”

周泽楷点了点头。

医生继续道:“要尽量避免受寒,不能乱吃东西,他的胃还是很娇弱的。”

是有多娇弱?怎么说自己也是五百年前吃着老皮鞋酸奶过活的人,胃虽不至于铜墙铁壁,最起码也是有着中国特色的非一般的胃,现在居然沦落到不能乱吃东西的地步……


一个中国人!不能乱吃东西!!

孙翔一脸我真是日了狗了的表情,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嗯。”周泽楷继续点了点头。


孙翔打了个喷嚏。


医生给他打点滴时,周泽楷回了一次别墅拿厚实的衣物,孙翔从他走时开始睡,睡醒时周泽楷已经回来了。

他睁着眼,半睡半醒地看着周泽楷手上的毛毯:“……没大衣?”

周泽楷:“没。”

医生笑了笑:“全球气候变暖,现在都没人穿的那么厚了,连毯子都是很薄的,再养一段时间你也能冬天穿着单衣到处跑的。”

孙翔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心里对这个世界开始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他被周泽楷用三床毛毯子整个包了起来,脑袋昏昏沉沉的被半拖半抱着出了国医大门,吸了吸鼻子,眼皮耷拉着道:“我很困。”

周泽楷摸了摸他的耳后去试温度,还有些烫:“睡吧。”

孙翔弱弱的应道:“哦。”

之前他还想看看五百年后的车是在地上跑还是在天上飞,可抵不过药物和生病带来的疲惫感,只能把这想法埋在脑海里,想着以后再看呗,就沉沉睡去了。


“五百年后嘛,科技这么发达,车什么的怎么都该在天上飞啊。”孙翔说。

“……逻辑呢?”周泽楷无奈道。

“科幻电影里都这么演的嘛!”孙翔突然就像被人拿了根棍子不停地戳他的笑点,笑的停不下来了。

周泽楷揉了揉他的头。

“还有啊,像我们这种吃三鹿奶粉和老皮鞋的新一代中国人,遗传到后面估计中国能靠钢胃称霸世界了。”孙翔笑的整个人都不要不要的,周泽楷完全无法理解他的笑点,他把脑袋搁在对方肩上,感觉整个人都随着肩膀的抖动在不停地抖啊抖啊的。

“不会遗传。”周泽楷说。

“啥?”孙翔问道。

“我们……”周泽楷在他侧脸吹了口气,引的对方忍不住侧了侧头,刚好把嘴唇送了上来,“没机会,遗传。”

他的唇堵了上来,温暖柔软,还带着点……酱油味???孙翔懵了。

“想什么?”看到爱人明显的不在状态,周泽楷啄了啄他的唇问道。

“煎蛋……”孙翔说。

周泽楷:“????”


孙翔猛地睁开眼睛,昏暗的房间,隐隐传来的锅铲声,还有煎蛋与酱油的气息。

亲吻无比真实,亲吻的人却无影无踪。

这他妈……算个什么梦啊!

孙翔揉了把脸,哭笑不得。

他下床洗了把脸,床很大,圆形的,像个钟一样,孙翔觉得自己躺在上面应该像个分针,毕竟自己长得那么长。

出了房门是一道旋转木楼梯,孙翔趴在木栏上探头往下看去,楼梯下就是厨房,隐隐能看到里头的人影。

孙翔:“周泽楷。”

厨房里的身影顿了顿,连忙把炒菜锅里的东西装盘,手在围裙上蹭了蹭,才探出头道:“醒了?”

孙翔:“哦。”

他看着那张脸,又想起梦里的亲吻。

……真是日了狗了。

孙翔觉得把周的名字改成周泽楷简直是自讨苦吃,他又做不来自打脸再改名的事儿,只能努力的只把他当成自己的管家。

孙翔盯着他粉红色的围裙,半晌才道:“我要洗澡。”

周泽楷又把手在围裙擦了擦,笑着道:“好。”

孙翔转身进了房间,周泽楷脱了沾满油烟味的围裙上来放水。

浴室里有个大的按摩浴缸,也是别墅的标配,政府一块儿给的。

平心而论,到了这个时代,孙翔过得还是很舒适的,但他仍觉得不真实,然而又处处充满着熟悉感。

就好像,本来就该是这样子的。

孙翔靠在浴室门口,看着周泽楷开了水龙头放水,然后又在洗脸槽里拿洗手液认认真真的洗了手,把刚才做饭的油烟味都洗了,才去试了试水温。

熟悉感又开始涌上心头,孙翔发现,面前这个周泽楷洗手的动作,和五百年前的那位简直一模一样。

以前孙翔洗手就是随意呼啦几下就冲了,为此周泽楷说了他很多次,还强迫他学了很多动作,最后仍然拗不过来,不得不放弃,然后在身上带着一包湿巾,方便随时给他擦手。

周泽楷在一边的擦手巾上擦了几下,对孙翔说:“试试。”

孙翔收回思绪,摸了摸水面,点了点头。

他站起身准备脱衣服,却看到周泽楷上前了一步。

孙翔:“……”他默默地把解了一半纽扣的睡衣领口捏住,问道,“你干嘛?”

周泽楷:“帮你。”

孙翔:“……”

他顿时生起一种被调戏的感觉,手指着门怒道:“出去!流氓!!”

周泽楷:“……”

管家大人摸了摸鼻子,无奈道:“哦。”而后安静地退了出去。 


 


孙翔几乎把自己身上搓掉了一层皮,洗的水开始变凉,周泽楷都敲了三次门了,他才慢吞吞地穿好睡衣,批上三层毯子,打了个很小声的喷嚏,然后出了房门。


空气里又传来煎蛋和酱油的味道,孙翔拖着毯子下了楼,又打了个喷嚏,已经能听到吸啦吸啦的鼻涕声了。


周泽楷把手在围裙上擦了擦,拿了张纸给他擤鼻涕。


孙翔:“你怎么又在煎蛋,你只会煎蛋吗?”


“凉了。”周泽楷把纸丢进垃圾桶,又洗了个手,把蛋端上桌,倒好一杯热牛奶,“你的胃,不能吃其他的。”


他把蛋和香肠切好,推到孙翔面前:“吃普通的。”


孙翔算是接受了这个回答,他坐在椅子上,牛奶放在左手边,右手拿着叉子,他只要负责叉着吃就好了。


然而周泽楷又翻箱倒柜的找了半天,居然找出了一个饭兜兜想给孙翔围上。


孙翔登时就怒了:“周泽楷——你当老子三岁小孩儿吗?!” 


周泽楷噗一声就笑了。


“笑毛?!”孙翔气愤道,“你想打架吗?啊?”


“没……”周泽楷又噗了一声,把饭兜兜塞回了柜子里,眉眼都带着笑意,“没有。”


孙翔讪讪地道:“欺人太甚……”


周泽楷:“哦。”


孙翔喝了口奶,嘴边一圈白白的奶渍:“我等会要出去,去市中心!”


周泽楷点了点头:“嗯,我会开车。”


孙翔:“我知道,小护士有说。”


周泽楷侧头想了想:“谁?”


孙翔喝光了杯子里的奶,舔干净了奶渍道:“国医里的,1202小护士。”


周泽楷不说话了。


孙翔等了老半天,还以为他是想不起来,就听到他慢悠悠地道:“1202……你生日。”


孙翔:“……”


这人怎么这个样子!


孙翔发现他真的跟五百年前的周泽楷很像,连这种重点容易关注偏的毛病都一模一样。


他忽然就有点不高兴了,就像看见了仿真度很高的盗版货一样,气呼呼地道:“吃完了,我要出门!”


周泽楷道:“好。”


他从柜子里翻了一件毛衣和一件大衣出来,裤子则是宽松的休闲裤,尺寸和孙翔完全贴合,像量身定做的一样,他又给孙翔套了个帽子,大衣的领子被立起扣好,几乎挡住了半张脸。


孙翔此时已经退了烧,穿那么多有种说不出的闷热,没一会儿鼻尖上就开始冒汗珠了。


“周泽楷,我不要穿这么多。”孙翔说话还带着点鼻音,闷在衣领里瓮声瓮气地道。


“不行脱。”周泽楷眉头皱了皱,说道。


“我自己身体自己知道,不用穿那么多!”


“会受凉,不行。”


 


“周泽楷你干嘛!我不要穿那么多啊!很热!”孙翔满身是汗,扒拉着身上被强行穿上的外套,抱怨道。


“会受凉。”周泽楷穿着同样款式的外套,不赞同地皱了皱眉,“不行脱。”


“不会的啊,我自己身体自己知道,不用穿那么多!”孙翔又去脱外套。


周泽楷拗不过他,只能看着他扒了外套在那儿拿手扇风。


“哎,还是春天好!”孙翔感叹道,“不冷不热的,不用穿太多,也不用担心冷的没法穿背心运动。”


周泽楷嘴角抽了一下,无奈极了。


“要是永远都是春天就好啦——”孙翔笑了,“喂,周泽楷,等退役了我们去云南定居吧?”


“嗯,好。”你高兴就好,周泽楷在心里说道。


 


然后当天晚上他就感冒了,被风吹得。


孙翔打了激灵从回忆里缓过神来,内心苦笑。


要不是当初不听周泽楷的劝,也不会嗓子疼了好几天。


他总是会不自觉地想起以前的事,忘都忘不了,太折磨人了。


周泽楷的手还固执地抓着外套,孙翔叹了口气,放弃了挣扎:“算了就这样吧,不要再多了。”


周泽楷:“嗯。”


专属车库在别墅地下一层,刷了房卡就能内部电梯直达,孙翔看到车的时候,整个人都震撼到了。


他哆哆嗦嗦地问:“我的车?”


“嗯。”


“我的?我可以卖的那种?”


周泽楷疑惑道:“你要卖车?”


“不是啊——!”孙翔瞬间兴奋到爆炸,“我的车啊!好帅——!”


车是极其骚包的大红色,外形颇有点像是兰博基尼,扁扁的,看上去十分帅气,直到坐了上去,他还在兴奋地不停摸来摸去。


周泽楷侧身给孙翔绑好安全带,不知道按了哪个按钮,车库的门就缓缓开了起来。


“去市中心!”


“好。”


车子刚开出车库,孙翔的兴奋感就有点过去了,他失望地看着路面道:“原来不是飞在空中的啊……”


周泽楷笑了笑,又按了几个键。


孙翔脸贴着窗户,看见车子的轮胎缓缓收了起来,车身开始逐渐升高,飞在了半空中。


“卧……槽……”孙翔目瞪口呆,“等我醒过来,一定要……”


一定给周泽楷也看看!


……等等,醒过来?为什么是醒过来?


孙翔还没来得及琢磨自己的话,就感觉到车子突然剧烈抖动了一下,然后砰地一声摔在路上。


然而他却感觉世界还在抖动。


这种感觉有点像之前的那场车祸,撞击前也是这样一瞬间剧烈的抖动,孙翔突然觉得一阵害怕。


周泽楷飞快地解了他的安全带说道:“下车。”


孙翔的手有点颤抖,半天打不开车门。


恐惧……害怕……


周泽楷下了车,回头却看见孙翔还在车上。


“周泽楷……”孙翔小声喊道,“我打不开。”


车门从外面是打不开的,周泽楷只得坐回自己的位置,长手臂一伸替孙翔开了车门,推了他一下:“走。”


孙翔下了车,人还有点虚软,脚下的大地在不停的抖着。


“周泽楷,这是地震吗?”他被周泽楷拉着走了一段路,问道。


“是。”周泽楷答道。


他们才刚出车库几秒,车子开的慢,此时两人虽然被大地晃的踉踉跄跄,但走了没一会儿就重新回到了车库中,真的没开出去多远。


房子里比外头好多了,震感没有那么强烈,周泽楷还有闲情逸致给他泡了杯茶压惊。


震感开始逐渐变小,直至感觉不到,孙翔缓了缓,问道:“车呢?”


“可能……”周泽楷说,“会掉地里。”


孙翔:“???”


这新时代的车,还跟人参果一样吗?


周泽楷想了想,努力让孙翔听懂:“地震时,车飞不起来,可能掉进裂缝,走路安全。”


孙翔恍然大悟,心有余悸的喝了口茶。


真是搞不懂五百年后世界的设定,太高端了。


“停了。”周泽楷站在窗边看了一会,地震停了,周边别墅里开始陆陆续续地有人出来查看,“还去吗?”

“不去了!”孙翔郁闷的不得了,“什么时候我车子恐惧症好了什么时候再出门!”

周泽楷:“……哦。”

他摸了摸孙翔耳后试温度,问道:“再睡?”

孙翔心想睡什么睡,从国医醒来自己就跟猪一样睡个没完没了了,还睡?

他哼哼了一声,摇了摇头,又突然想起了个事儿,问道:“之前不是说国家包工作,我啥工作啊?”

“……”周泽楷表情有点怪,他从抽屉里掏出一叠材料,里头夹着一张薄薄的卡片,那是孙翔在新时代的身份证。

“姓名,孙翔,年龄,21……居然还是按车祸时的年龄来算啊……”孙翔感叹了一句,“职业……米虫?!”

他把身份证拍在桌上气的咬牙切齿:“这叫个什么工作?!草……周泽楷人呢?!”

周泽楷不知道什么时候出了门,大概是去找车子去了,孙翔整个人都闷闷的。

想他一个带账号卡身价2800万的新世纪优秀男人的典范(?),如今却要沦落成米虫!

真是……太耻了!

孙翔把身份证一丢,气呼呼的睡觉去了。

睡吧睡吧,反正都是米虫了。


“然后你听我说啊——喂,周泽楷!不要老亲嘛!”孙翔手抵着周泽楷特别不高兴的脸,笑的见牙不见眼的,“然后呢,夏天最好是温暖的而不是热半死,冬天最好又下雪又不冷,这种全球控温啊,只要一想看电视就能有屏幕出现在自己面前,换台靠脑电波……你干嘛!”

“别幻想了……”周泽楷说。

孙翔不高兴了:“想想也不行?”

周泽楷连忙顺毛:“可以。”

孙翔哼了一声,继续兴致勃勃地说:“那种天上飞的车,不用人为操控,设定好路线就能自己飞到目的地……”

“不。”周泽楷打断爱人道,“我来开。”

“???”孙翔说,“为毛啊?!”

“我喜欢。”周泽楷说,“给你开车。”

孙翔乐了:“行吧,那就还是手动的,然后呢,要有像哆啦A梦里那样,自动做菜的机器……”

“不。”周泽楷说,“我来做。”

“………”孙翔无语道,“你干嘛?拆我台吗?”

“不是。”周泽楷笑了,“我喜欢,给你做菜。”

孙翔:“……”周泽楷做菜确实很好吃,他捏了捏自己越来越圆的脸有点儿郁闷,“那是不是还要在床上安一堆按钮,按一下桌子出来了,按一下电视开了……人都不用下床,宅上一整天,你在把我当猪养吗?”

“不是猪。”周泽楷亲了他一下,“当米虫,就好。”


去你妈的米虫!

孙翔听到这个词,跟被戳了开关一样,瞬间醒了。

总是做梦!!总是梦见周泽楷!!

还总是!!!

……嗯?

孙翔坐在床上,努力回忆了一下梦的内容。

脑电波电视,会飞但却要人工驾驶的车,恒温的天气,这些设定,与他们在床上聊天时说笑的不谋而合。

这个世界……难怪觉得会熟悉。

他觉得全身发毛,那这个管家周泽楷呢?是他幻想出来的吗?

他就这么希望周泽楷管着他??原来自己潜意识里居然是个抖M吗?!

孙翔悚然。

不……当初的他可没有幻想过什么国医……孙翔隐隐约约抓到了点什么,却又留不住这点头绪。


“醒了?”周泽楷推门进来,手上端着一个大碗,里面传来阵阵香味。

“海鲜粥吗?”孙翔皱了皱鼻子,闻出了味来,笑了。

“嗯。”也不知道周泽楷在床边按了什么键,孙翔就看见自己面前的床板咔咔咔地移了开来,从下方升起一张小桌子。

孙翔:“……”

好了,齐了,到处是开关的床也有了。

果然不是现实世界。


“你爱吃的。”周泽楷给他递了个大勺子,温声道,“多吃点。”

“你怎么知道我爱吃这个?”孙翔喝了一口粥说,“我好像从没说过吧,国医还负责查人喜好?”

周泽楷顿时懵了。

孙翔看着他像电脑死机了一样一点反应也没有,叹了口气。

“我……不知道。”周泽楷终于开口了,“就是知道……”

他话说的似乎有些颠来倒去,孙翔却头脑清明。

“就是……”周泽楷很努力的在想,他也突然开始变得迷茫了,“想对你好……”


 


他们一起说笑的设定、完美的管家周、还有自己的习惯……

这是周泽楷的梦。

孙翔抓住了那点头绪,抽丝剥茧,全明白了。

这个梦的主人,正疯狂的想要他苏醒,所以有了国医,然而他又是那么的爱他,所以有了管家周。

他们从来都是同一个人,即便管家周一点对以往事的印象都没有,但他那种不自觉的行为,却透露出了太多。

坐上大红色飞车的那个时候,孙翔想着醒来时给周泽楷看看,为什么是醒来?那个时候他第一次在心里否认了这个世界,于是有了地震。


地震代表着世界在崩塌。

因为只要他醒来,这个世界就会消失了,这是周泽楷给他的世界。

周泽楷……

孙翔笑了。


 


“我很高兴。”孙翔放下勺子,拍了拍他的肩说,“谢谢你的照顾哦亲,给你好评。”


“?”周泽楷一脸茫然

“但是。”他揉了揉自己的鼻子笑道,“我想醒过来了。”

黄粱一梦,再美好,也该醒了。


还有人在等呢。

“什么?”周泽楷没听清。

“我说——”孙翔深吸了一口气,大声喊道,“我——想——醒过来——!!”

周泽楷还在等他苏醒,他绝不能,就这样睡在梦里!


地面轻微震动了起来,远处的地平线有了光,微微弱弱的,却将整个城市都笼罩着。

然后,透过窗户。孙翔看到远方城市的边界,骤然开始粉碎崩塌。

天空一片昏暗。


世界消失了。


孙翔醒来时,觉得自己睡了一个世纪般漫长。

然而世界是鲜明的,昏暗安静的房间,天花板,冒着气泡的点滴。他的身体沉重,没有力气,勉力动了动,左腿的疼痛感开始漫上大脑了。

头昏昏沉沉的,像是睡了一个很长的午觉一样,醒来时连世界都快不认识了。

孙翔睁着眼缓了一会儿,才勉强可以极小幅度的动一动。

他才看见自己的手边趴着一个人,安静地睡着,呼吸浅浅,从自己的这个角度看去,只能看到他柔软的头发,和两个好看的发旋。

是周泽楷。

孙翔认得这个发旋,但是从来没去摸过,劫后余生,他忽然就开始注意下平时没注意的事物,人生无常,一点一滴都显得那么珍贵,他现在想摸一摸。

他向来是个想到做到的人,有时候通常是大脑跟不上。孙翔的手抬的很缓慢,颤颤巍巍的,慢吞吞的放在了周泽楷的头上,轻轻摸了摸。

好软。

还没等他感慨完,周泽楷就像只受惊的猫一样,突然惊醒过来,蹭地一下站起身,孙翔的手没什么力气,啪一声直接掉在床垫上,还弹了一下。

孙翔:“……”

虽然是床垫,也是会痛的啊!!但看到周泽楷后,他张了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口。


周泽楷的眼角陡然红了,他的唇紧抿着,苍白干燥,还起了点皮,以往那双好看的眼里只剩下难过,眼袋和黑眼圈很重,唇边新长了一圈的胡茬,整个人看上去分外邋遢。


“……”孙翔张了张嘴,只能发出一点气音来,“对不起。”


联盟男神周泽楷,现在却长得这么丑。


周泽楷:“我以为你会死。”


孙翔不说话了,静静地躺着。


要是在以前听到这些死不死的,他肯定会把人按在键盘上用脸滚一遍,然后呸呸呸地呸掉,连周泽楷也不能免。


别咒我啊!孙翔想像以前这样说这句话,但现在他说不出口。


周泽楷眼眶像是蓄满了泪,他按了呼叫铃,然后对着孙翔说:“我很生气,医生说,你可能会成为植物人。”


对不起。


孙翔在心里说。


“孙翔。”周泽楷的话意外地多了,声音带着哽咽,“我不是园丁。”


我不是园丁,不知道该怎么照顾植物,我怕照顾不好变成植物人的你,所以你能不能快点醒来。


孙翔的睫毛抖了抖。


周泽楷:“我…好像做梦…记不太清了。”


孙翔笑了笑:“我也做了一个梦,就记得很长,内容都忘了。”


我做了一个梦,很长,都记得,连你那不加掩饰的爱也都记得,然后梦醒了,我醒了,你也醒了。孙翔在心里想,但是他没打算说出来,这是他的秘密。


周泽楷点了点头,不再深究,只是将他的氧气罩拉开了些许,指尖和嘴唇都在颤抖,带着失而复得的恐惧,他俯下身,手臂撑在床沿,怕压到虚弱的爱人而将头低下,像个卑微的祈祷者,然后轻轻的吻了吻孙翔的唇,再直起身体。


周泽楷:“你醒了……”他长吁了口气,如释重负。


 


都车祸了不知道毁没毁容,就算没毁容光头+缠满绷带的样子一定很丑,这么多天没刷牙肯定有口臭,胡子也没刮,自己看起来就像个老头儿……孙翔脑海里转着这些话,最终汇聚成了一句。


 


这样周泽楷都能亲的下嘴,他真的,非常的爱我。


 


end


 


  911 40
评论(40)
热度(911)
  1. 尤纳菲惊扰眉间相思 转载了此文字

© 惊扰眉间相思 | Powered by LOFTER